莫曰夜言_

莫曰夜言=暮夜言=慕夜言=凉兮





混凹凸和第五圈,玩恋与制作人
已退游王者荣耀
天蝎座,生日在10月28日(希望有人知道我生日)
写文较短且低幼习惯就好
实力卡吹帕吹黑金吹
凹凸卡埃安雷佩帕凯艾瑞嘉瑞金瑞雷祖
第五杰佣园医鹿幸(只吃这三对)
第五暂时不会产粮但以后不一定
炒鸡喜欢病娇黑化呐
偶尔会比较丧,不要在意

恋爱三十题(完)

☆接上次,已交往前提
☆有的特扯淡
☆大多都是现代设定
……………………………………………
21.做饭/烘焙
吃惯了蛋糕店口味蛋糕的埃米突然有了个大胆的想法——和卡米尔一起做一个自己的蛋糕来吃,虽说两人都不怎么会做蛋糕因为根本没玉米油有尝试过。
埃米并不知道卡米尔会不会答应。
“卡卡,啊那个……你……你要不要和我一起自己做个蛋糕?”埃米轻轻的戳了一下正在沙发上看书的卡米尔的胳膊涨红着脸说着。
卡米尔放下了手中的书,从沙发上站起来对埃米说着:“是你想尝试着自己做着吃的?”埃米羞红着脸点了点头,卡米尔拿出了手机不知在搜着些什么。
“卡卡……你……”埃米以为卡米尔并不打算和自己一起做蛋糕,他有点慌了却在这个时候卡米尔猛然抬头拽起埃米。
“走,买材料去。”卡米尔这么说着埃米激动的呆毛都比成了一个爱心,卡米尔答应的真是快呢!他刚刚应该是在搜索蛋糕的做法吧?
“卡卡,买芒果!买芒果!”埃米激动的对卡米尔不停的说着,卡米尔无奈的一笑带埃米去了水果店买了几斤芒果。
“实际我们要做的最简单的蛋糕。”买好了材料的卡米尔拍着埃米的头说着。
“那么要做多少步骤?”埃米看着卡米尔手中装着材料的塑料袋说着。
“17步。”卡米尔这样说着埃米感觉到了晴天霹雳,不是说是最简单的做法吗?最简单的做法也要17步那种比较复杂的得多少步啊!我的天哪……
虽说埃米由此想着还是勉强的点了点头,舍不得时间吃不到蛋糕!但再加上放上芒果就是18步啊!埃米复杂的想着。
回到了家。卡米尔拿出一个碗,把鸡蛋从塑料袋里打碎蛋壳把里面的“液体”挤进碗里,然后看了一眼手机又继续做着蛋糕。
“哇呜……”埃米眼睛放光的看着卡米尔熟练的手法,然后卡米尔就把下一步交给了埃米,埃米一脸懵逼的看了一眼卡米尔。
“一人做一步,”卡米尔好像被他哥的旧设附身了一般说着:“不然不匀称。”埃米点了点头,第二步好像挺简单呢。
埃米拿出勺子,把白砂糖的包装袋打开往勺子里倒着白砂糖,一边倒一边对卡米尔说着:“到10g了吗?”
卡米尔摇着头埃米继续倒着,“倒多了”卡米尔这么说着埃米又从勺子里倒回去一点继续问着卡米尔,第二步并没有埃米想的那么简单啊……
终于弄到了正好10g白砂糖的埃米把白砂糖放进碗里又向卡米尔腾开位置。卡米尔拿出打蛋器搅拌着,要这么搅拌2分钟……卡米尔想着打开手机计时着。
“滴……”不久手机计数器响了,卡米尔把打蛋器从碗里拿出来示意埃米继续做着。
埃米看到的下一步的做法得意笑了:“啊哈哈哈哈哈……卡米尔你看每到我这里都这么简单!每到你那里都那么……”
“刚刚是谁倒白砂糖倒了半天?”卡米尔无情的打断了埃米的话,埃米承认自家老攻有那么一点会损人。
埃米拿出了玉米油,先在尺度杯里倒出30g水倒进碗里,然后又在尺度杯里倒出玉米油倒进水里就算完事。
卡米尔的步骤又是搅拌。卡米尔拿出打蛋器用手机记上时搅拌着,等待着手机计时器的响起。
计时器响了,又轮到埃米了……
就这样无限循环,终于做好了蛋糕放进了烤箱里。埃米兴奋的拿出芒果切开成块,准备放到烤好的蛋糕上。
烤好的蛋糕有点糊,但埃米仍然很高兴的把芒果一点一点的装饰上。
“啊呜……卡米尔你不吃吗?”(埃)
“你先尝一口。”(卡)
“挺好吃的,只是有点糊……有点……”(埃)

22.并肩作战
(Ps:这个是原作背景)
“面瘫矮子……我还真没想过有天会和你这种‘坏人’合作呢。”埃米靠在卡米尔背后抚摸着恶魔之手对卡米尔说着。
“现在还有兴趣说闲话?你解决你那边的对手,我解决我这边的对手。”卡米尔淡定的说着。他很不放心身边的这个人,曾经自己的手下败将……可以解决这么多人。
无定之躯/恶魔之手发动,虽然两人实力不一样,但有打败包围自己的人的自信。卡米尔很照顾自己身边的那个比自己实力弱一点的那个叫自己矮子的小矮子,尽量的快点解决自己那边的一群鶸们腾手去帮埃米。
“面瘫矮子,你这是在小看我吗?自己那边都没有全解决完来帮我什么?”埃米好像很不乐意卡米尔过来帮自己的样子回头对卡米尔说着。
“呵……好心帮你不领情。”卡米尔嘲讽到回到自己的区域继续打着所剩无几的鶸们,与其跟剩下的人拼体力不如一个个的全都掐死呢。
所以卡米尔真的把剩下的人掐到感受不到呼吸扔了出去,他们的生命真是脆弱呢……掐那么一会儿没气了。
所以埃米为什么觉得这么弱的一群家伙是自己的威胁呢?没过多久埃米就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身上伤口遍布,对冲自己扑过来的敌人一个远程射击击中要害后就完全抵不住敌人的攻击了。
“喂,你……还要继续逞强吗?”卡米尔有些心疼的向埃米伸出手将他扶起来说着,埃米摇了摇头把卡米尔推开。
“我看你还能逞强到什么时候。”卡米尔摇了摇头说着。实际对付这么多人卡米尔也不会没有一点受伤的地方,卡米尔身上只有一点擦伤,和埃米完全不一样。
埃米完全没有了攻击的力量,可能被敌人再打那么一下会就会死去,但他却仍然在逞强。卡米尔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挡在了他前面。
“退后!”卡米尔冲着身后的埃米大吼道。见埃米仍然倔强的捂着伤口不后退一下让卡米尔很恼火,发动了无定之躯使埃米脚下的地面裂了开来迫使埃米退后。
“待在这里不许动!”卡米尔冲着埃米大吼道。如今已经被卡米尔的无定之躯镇压的退后了老远的埃米,只能听卡米尔的话点了点头一动一动的站立在原地。
随着无定之躯的发动众多敌人陷进了地里,卡米尔的脚踩在其中一人头上猛然一发力……脚下见血那人暴毙,地上那人血肉模糊的躯体把剩下的敌人吓的捂住了嘴想着要不要和卡米尔拼体力。
“快滚!不然下场可能更惨。”卡米尔对那些人恶狠狠的警告道。没错他又留手了,有些人已经从地里出来而逃走有些人仍然留在地里。
不知在想些什么。
卡米尔感觉到了有人要从后面偷袭已经重伤的埃米,转过头来有那双被鲜血沾染的眼睛瞪着那人。没等那人反应过来手中要偷袭埃米的刀就被卡米尔夺走深深的刺在那人的胸膛上。
“谁都不许……动他(埃米)一下……”

23.争吵+24.和好
☆沙雕预警,OOC
埃:你这个面瘫矮子!
卡:你才是矮子!我比你高!
埃:你没有品味!天天戴个绿帽子!
卡:你品味就很好吗?天天顶着个大呆毛!
埃:整天板着个面瘫脸!干什么事都是那么一个表情!
卡:整天就知道装的跟个大人似的,你以为你是个多大的人吗?
埃:没成年就想哔我!你思想浑浊!
卡:体力那么不好,哔你都得晕过去!
埃:不管怎么样就是个混蛋!哼!
卡:即使是混蛋也只能是你的混蛋。
埃://////
然后就这样和好了。

25.凝视对方的眼睛
卡米尔和埃米的眼睛都是蓝色的,这是即使不是卡埃厨都知道的吧?我们这次的题目是凝视眼睛了解一下。
某天里卡米尔又是在某地看着书,总感觉有视线盯着自己而且很久了。卡米尔把书放下后看到埃米捂住羞红的脸的样子,视线仍然在卡米尔的眼睛上。
卡米尔也将视线放在了埃米的眼睛上,被卡米尔这么看着埃米的脸更红了,两人都在找对方眼中属于自己的星辰大海。
已经这样凝视了很长时间,埃米突然开口对卡米尔说着:“卡米尔,你觉得你的眼睛像天空还是像大海啊?”
“我觉得……你的眼睛更好看。”卡米尔并没有说自己的眼睛反而在说埃米的眼睛。
“我……你觉得我的眼睛是什么样的?”埃米红着脸避开卡米尔的视线说着。
“有点蔚蓝星辰的感觉,又有点找不到边的大海的那种感觉,还有点无边无际的天空的感觉……还有你的眼睛居然有高光(划掉)。”卡米尔盯了一会儿埃米的眼睛认真的说着。
“那什么颜色多一点啊?”埃米看着卡米尔一会儿说星辰一会儿说大海一会儿说蓝天的有点懵。
“都有。”

26.结婚(啊啊啊结婚!写到这就不写了!不管了结婚已经很美好了啊!)
已经到了结婚的年龄的卡米尔和埃米到了民政局领完了结婚证,把结婚证拍了下来发在了微博朋友圈QQ空间等等好多平台。
并且在上面说明了他们明天就结婚,评论没多久就炸起了99+。
首先是微博。
卡米尔V:明天结婚。@埃米V
“啊啊啊卡卡原来已经有恋人了吗?”
“卡卡你允许婚礼粉丝来捧场吗?”
“我叫埃米明天是我和卡卡结婚。”
“楼上的你想的美!”
“好想当埃米啊!可以和卡卡结婚。”
反正是一堆评论就不全列举了。
然后再是朋友圈和QQ空间。
承包所有甜食:明天结婚。@承包所有芒果
社会你雷哥:我弟弟要结婚了!@骑士道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参加我弟弟的婚礼?还有,孩子又哭了吗?(ABO世界观)
骑士道回复社会你雷哥:去,你放心孩子在我这好好的。
金是我男神:你这个抢走我弟的面瘫矮子!算了……以后记得对我弟好点。
承包所有甜食回复金是我男神:会的。
不是拖把:新婚快乐,@不是狗你就没有卡米尔那么直接,现在都没有向我求婚。
不是狗回复不是拖把:帕洛斯想结婚了吗?那我们明天就去领证吧?
星月腐女:婚礼那天要不要我……私聊
承包所有甜食回复星月腐女:我拒绝。
总之整个评论都轰炸起来了。
第二天婚礼现场,埃米穿着精巧的婚纱把头发散了开来捂住了脸……
“新郎卡米尔,你是否愿意娶新娘埃米,无论……(忽略)都不离不弃?”
“啰嗦。”
“那么新娘埃米,你是否愿意嫁给新郎卡米尔,不论……(再次忽略)都不离不弃?”
“我愿意。”
埃米承认,和卡米尔在一起……很幸福。

卡埃6000tag了……我必须表示一下了
把坑快点填完再开作品

恋爱三十题(2)

☆接上次,我更的好慢啊!
☆已交往前提
☆没有刀,全程糖放心观看
………………………………………………
11.穿娃娃装
某天里卡米尔看书看的快要着魔的时候突然有人敲门,“啧,真是讨厌”卡米尔放下手中的书抱怨道走去开门。
“你好,你是xx小姐……的老公吗?这是xx小姐的快递。”年轻的快递员看到开门的是个男的有点懵了,应该是xx小姐的老公吧?快递员这么想着把快递递给了卡米尔。
“抱歉我不认识什么xx小姐。”卡米尔将快递送回了快递员手里淡淡的说着,快递员明显有点尴尬而左右为难。
“卡米尔!那是我在x宝上给老姐买的娃娃装,xx小姐是老姐的x宝名字啊!”正当快递员快要转身离开的时候埃米叫着卡米尔说着。
看着快递员已经迈出的腿卡米尔猛地将快递员拽了回来:“你没送错。”卡米尔将快递员手中的快递夺走将快递员推了出去关上了门。
卡米尔拆开了快递从快递里拿出一件充满粉红泡泡的娃娃装,卡米尔看了一眼埃米想着乱七八糟的事情。
“埃米,你要不要先试试。”卡米尔看似平淡的话语却仍是惊动了埃米,埃米穿上应该会很好看吧?又不是第一次让他女装了。
关键是还可以看见他羞红着脸的可爱的表情。
“卡……卡卡,真的要穿吗?这是给姐姐买的啊。”埃米的脸微微泛红的扯了扯卡米尔的衣角问道,卡米尔坚定的点了点头。
“穿吧。”卡米尔将衣服递给埃米走出来房间关上了门。
“好了,你可以进来了卡卡。”埃米把房间门打开向卡米尔挥了挥手。
“卡卡,我穿着会不会有点怪啊?”
“没有,我媳妇穿什么都好看。”
“////”

12.亲热
“卡卡~卡卡~卡卡~”埃米用小孩子般奶声奶气的声音对走过来的卡米尔张开了双臂。卡米尔抱住了他,埃米在卡米尔怀中蹭来蹭去卡米尔轻轻的抚摸着他的头。
“卡卡,我好——喜欢你啊!”埃米紧紧抱住卡米尔说着。卡米尔的耳尖有些泛红,已经好长时间没有人说过喜欢自己了啊!
“傻瓜。”卡米尔笑着将埃米的头按进他的怀里:“我也喜欢你啊!我最心爱的人~(埃米的英文名还有心爱的人的意思所以没毛病吧?)”

13.吃冰淇淋
“呃啊,今天好热啊!”埃米露出可爱的小虎牙拿着卡米尔的书扇着风,卡米尔愣愣的看着自己的书被拿走无奈的叹了口气。
“卡米尔,我想吃雪糕冰棍冰淇淋刨冰棒冰冰沙……”埃米扯住卡米尔的袖子说着。卡米尔在心里想着埃米的嘴皮子怎么没磨破,趁着埃米没注意夺走了书。
“这些中吃哪个?”卡米尔晃动着手中的书对埃米说着。
“冰淇淋!圣代!芒果味!”埃米兴奋的拍着卡米尔的大腿说着,卡米尔点了点头带埃米去了冷饮店。
“请问两位客观要些什么?”服务生将菜单递给了卡米尔和埃米,露出营业式笑容对卡米尔和埃米说道。
“一份芒果圣代。”卡米尔没怎么看菜单就淡淡的对服务生说着。
“大份还是中份或是小份?”
“小份。”
卡米尔想都没想就对服务生说着。
“卡米尔为什么要点小份啊?”
“怕你吃坏肚子。”
(贴心老攻卡米尔你值得拥有)

14.性别转换(酷酷的女生卡米尔x可爱的女生埃米)
卡米尔和埃米同样是女生而且是恋人,但卡米尔和埃米之前的差距极大。
比如说卡米尔剪着男孩子一样短的短发,穿着带着酷酷图案的衣服和黑色的牛仔破洞裤,一般都是穿着黑的衣服;而埃米留着长至腰间的黑发,她喜欢粉色系或是糖果色的小裙子,扎上大大的蝴蝶结会使埃米少女心满满;再到卡米尔和埃米同样喜欢看动漫,卡米尔动漫中的御姐或是带着神秘气息的男子,埃米喜欢可爱的小萝莉或是小正太。
埃米很疑惑,卡米尔作为一个女孩子为什么要装扮的那么男孩子。
“卡卡,作为一个女孩子你为什么你不喜欢留长发穿裙子啊?”埃米好奇的摸着卡米尔不到脖子的短发问道。
“这个……因为酷啊。”卡米尔平淡的说着。
“你除了没有那个什么之外完全就是个男生嘛。”(实际真是个男的只是性转了)
“我还真想当个男的,那样就能艹你了。”卡米尔小声的说着。
“卡米尔你刚刚说什么?”
“没说什么。”

15.不同的着装(不是)发型风格
实际卡米尔和埃米的着装没太大区别(先不具体说),只是卡米尔特别不喜欢涂发胶。
已经忘了是什么时候了,卡米尔被雷狮大哥涂上了发胶后卡米尔感觉到的崩溃的感觉。头发都炸起来了,简直是杀马特——卡米尔根本不敢相信那个杀马特是自己,被涂发胶没多久就被洗掉了。
看着现在完好的原发型卡米尔叹了一口气,以后他都不会涂发胶了。
虽说自家媳妇也涂发胶但自家媳妇和他们不一样,埃米在他眼里……是独一无二的——即使涂了发胶也好看。
埃米很不明白卡米尔的着装:明明脸那么帅还带围巾遮脸,大热天的还不摘围巾难道想要热死吗?不明白卡米尔的品味不差还戴着绿色的帽子,埃米一直都在他身边陪着他有没有把他绿了。
但即使这样,埃米也仍然喜欢着他的卡卡,卡米尔也仍然视埃米为最心爱的人。

16.晨起仪式
不会写(此处省略∞个字)

17.搂抱
卡米尔在埃米做着家务的时候抱住了他,把他抱到了沙发上紧紧的搂住了埃米把下巴抵在埃米头上。
“卡米尔你做什么?”埃米尝试着挣开卡米尔却怎么也挣不开,卡米尔莫不是动用的无定之躯……哎算了让他抱会儿吧。
被卡米尔抱着的埃米其实还是挺高兴的,只是头顶有点疼,但卡米尔没有主动跟自己这么亲热过呢!
“卡米尔你今天是怎么了?”
“和媳妇亲近亲近不可以吗?”

18.一起做某事(某事是什么?开车暗示吗?)
“卡米尔……呼……继续……啊……好舒服……”(埃)
“只是按个摩而已,这样容易被误会的。”(卡)
“啊……卡米尔不要再she了……”(埃)
“我不she这局游戏就保准game over”(卡)

19.正装
某天里卡米尔脱下了原来的衣服,他们两个打算尝试一下穿正装试试看——只是埃米觉得会很酷。
但埃米不会打领带!卡米尔已经早早的穿上了正装但埃米仍然纠结在领带上……他看着卡米尔露出尴尬的笑容。
“哎……我最心爱的人是个笨蛋。”卡米尔无奈的帮埃米系好了领带后埃米高兴的穿着正装到处撒欢跑。
“真是我的小可爱。”卡米尔露出了宠溺的笑容。

20.跳舞(我已经写了3.4个小时了,一句话结束就得可以吗?)
埃米并不怎么擅长跳舞,但卡米尔这样知道着他跳舞动作流畅了很多。
“卡米尔,你为什么突然要和我一起跳舞啊?”
“想看看我媳妇的舞姿。”

准备填坑

以后要写的文的设定

☆ABO设定
☆天才罪犯Alpha卡x拖稿作者Omega埃
☆卡米尔略黑(黑化),只是黑(黑化)了那么一点点
……………………………………
卡米尔
姓名:卡米尔
性别:男
年龄:20
身高:187cm
体重:未知
职业:天才罪犯
性格:冷血 残忍
外貌:暗蓝色颜色的眼睛里带着许血红色,脸上身上没有伤疤(一些罪犯身上都是会伤疤但卡米尔没有)。因为卡米尔大多都是在黑暗中行动的原因身上的衣服裤子什么的都是黑色的(包括帽子围巾),即使穿黑色的衣服也不会迷失在黑暗中因为卡米尔那白皙的脸(确定不是在针对银爵?)
第二性别:Alpha
信息素:新雪
(ps:简介会在正文时明白)

埃米
姓名:埃米
年龄:18
身高:160cm
体重:100斤
职业:作家 文手
性格:开朗 偶尔有点皮 有点懒
外貌:因为长期写文出书(同人本子)的原因头发一般都是扎个长长的低马尾或是披散着长发(披散着头发多一点)很少好好的梳理头发,衣服裤子都特别宽松适合,待在家里时不出去都是穿着可爱的喵咪拖鞋
第二性别:Omega
信息素:桂花

至于什么时候更新,把坑填完以后(我的坑不多的,连载什么的更新随缘吧)

脑洞短文

☆有点扯淡
☆身高这个梗玩翻呢!
关于身高
你搬凳子都亲不到我
看过凹凸世界的卡埃厨大多都知道:卡米尔164cm,埃米145cm,两人差19cm。那么说下此文设定,卡米尔净身身高164cm,埃米加上呆毛145cm,了解?那么请继续。
卡米尔不喜欢自家媳妇总说自己是面瘫矮子,叫面瘫就算了,管一个比自己高很多的男子叫矮子是不是有点……埃米还有个姐姐,没有呆毛或许还不到1米。
完全就是两个比自己矮的矮子,按着埃米的话说就是“哪来的神秘自信”。这两人莫不是忘了自己和他们都还可以长个子的,毕竟还没有完全停止发育。
“面瘫矮子!”某天散开呆毛的埃米仍然很得意的管卡米尔叫着矮子,现在的埃米去了呆毛还不足以卡米尔的肩膀。
这很正常。
卡米尔并没有理埃米,时间凝固了一会儿卡米尔开口对埃米低声说了一句“埃米,亲我。”然后埃米愣了。
这个面瘫矮子到底在搞什么啊!为什么突然叫我亲他啊!
埃米踮起了脚尖够不到卡米尔的唇,蹦起来也只是连卡米尔的脖子都够不到。埃米恼火的搬来了不知道从哪来的小板凳,站了上去却仍然够不到卡米尔。
板凳都有点晃了,埃米仍然没有够到卡米尔……埃米站在上面的凳子开始有点倾斜,快要倒下去的时候卡米尔接住了他。
“卡米尔你到底要表达什么?”埃米一脸懵的向卡米尔问道,只见卡米尔的嘴角微微扬起。
“表达你到底有多矮。”
“滚!”
………………………………………………
我们雷王星基因好
一年下来卡米尔明显的变高了许多,已经长到170cm了,仍然一点没长的埃米有点慌了——他应该还是可以长的吧?
“卡米尔,我还可以长5年,你只能长3年了!等着到了停止发育的年龄我一定会比你高!”埃米坚定的对卡米尔说着。
“无聊。”卡米尔只是冷淡的对埃米说了一句就拿起书来看书了,即使眼睛在书上心里却想着自家媳妇真是可爱。
卡米尔18岁已经长的比雷狮还要高了,净身188cm的卡米尔穿上鞋已经接近190cm了,16岁的埃米更是慌了。
“现在你只有2年。”卡米尔拍着埃米的头说着。
“哼!”
18岁的埃米净身身高145cm,加上呆毛也不及卡米尔,“现在你还想说什么?”卡米尔语气略带些得意的对埃米说着。
“只是你们的基因好!”(埃)
“那你们基因不好,一群侏儒。”(卡)
“我才不是侏儒!”(埃)

300fo

话说300fo还没有感谢呢……
要不……多少热度几千字?
写不完的话请去我的坟上烧香

好了……彻底放假了!
我要活跃起来更文啊啊啊!

年龄互换(考试篇)

☆刚刚考完试的言打算写一个关于考试的
☆18岁卡米尔,15岁雷狮,16岁埃米
☆接上次,卡米尔和埃米已交往并同居
……………………………………………
“大家……还有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就要高考了,大家要努力复习啊!”一大早来到学校老师就抱着书向班上的同学宣布到,听到这个消息大家都看向卡米尔。
“如果我能和卡米尔分在一个考场就好了,或许还能抄到一点卡米尔的。”
“对于卡米尔即使是高考也算不了什么吧?他应该会考一个好大学吧?”
“看卡米尔这么机智聪明可能是天生的吧?即使不学习也能得到好成绩吧?”
卡米尔听着他们的议论声同情的看着老师,已经拍了很长时间的桌子了同学仍然没有静下来:“不努力怎么可能考好大学。”卡米尔不知是自言自语还是对同学们说着。
卡米尔在做练习题的时候总能听到一些人用羡慕的语气谈论着自己,卡米尔当做没听见般继续写着练习题,虽说谈论声让他有点无法忍受。
课后卡米尔将卡米尔交到了身边轻拍着卡米尔的肩膀对他说:“卡米尔同学,你是个好苗子,将来会干出大事业的。所以老师希望你多做做习题册,推荐你做一下《五年高考三年模拟》”卡米尔听了老师的建议点了点头,同学向卡米尔投出同情的眼神。
埃米作为高一学生比卡米尔出来的早一点,他挎上了书包在学校外边等着卡米尔从学校出来,他很清闲的还去买了两盒冰淇淋。
不久出现熟悉的人影,卡米尔看向远处挎着书包不知等着谁的埃米向前走去,埃米将手中的冰淇淋递给卡米尔。
卡米尔不喜欢会把身上弄脏的食物,但埃米买了个用勺子挖的冰淇淋所以卡米尔放心的挖着冰淇淋吃着,很快吃完将勺子和冰淇淋盒子一起扔到附近垃圾箱里。
“埃米,陪我去书店吧。”卡米尔从书包里掏出钱来牵起埃米的手说着,埃米点了点头。
来到了书店,卡米尔直接去找老师推荐他做的《五年高考三年模拟》——真不知道为什么老师让自己买这本的时候,同学为什么要用同情的眼神看着自己。
卡米尔打算在这短短几天的时间做完一整本《五年高考三年模拟》,打算这几天都要熬夜做。雷狮知道这本桑心病狂的书,知道了大哥在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做那么一整本的决定一下子就吓坏了。
“大哥,你真的要在这么短的时间做完一整本《五年高考三年模拟》吗?这绝对是一个疯狂的决定啊!”雷狮用劝说的语气对卡米尔说着,卡米尔的眼神中可以深深地看出他完全没有听雷狮的。
“我考完高考后,你也离中考不远了。”卡米尔淡淡的对雷狮说,抱起了书走进了房间。卡米尔呼了一口气,他已经定好了目标,看着上面的题型拿出了草稿纸。
本身学习就特别刻苦认真的卡米尔,因为得知了快要高考的原因而学习更刻苦了。“埃米,陪我去买几个速溶咖啡吧。”卡米尔已经做好了这几天都要熬夜的准备。
卡米尔和埃米走后雷狮偷偷的溜进了卡米尔大哥的房间,看了一眼卡米尔的《五年高考三年模拟》的题型。
雷狮看着那些题型看的眼晕而且没一个他能看得懂的题型,他赶紧将书合上吐槽一句“大哥的书题型真是恶心。”便不留任何他来过这里的痕迹溜出房间。
回来后卡米尔烧了一壶水准备冲杯咖啡,冲好了咖啡什么都没有加便放在桌子上看着书上的题型喝一口咖啡写一道题。
“卡米尔,咖啡是苦的吧?我记得你应该喜欢甜的。”埃米在床上做着作业瞄了一眼卡米尔说着,跟卡米尔说着话他的注意力有点分散了。
“嗯……能喝就可以了。”卡米尔说着又喝了一口咖啡。虽说苦但卡米尔并没有加一点糖和奶,继续写着题,埃米也将注意力放在了作业上。
埃米写完作业时已经不早了。他从冰箱里拿出一盒芒果蛋糕一口一口的挖着吃着,想着卡米尔自回来到现在一直没有吃晚饭呢……而且光是咖啡卡米尔已经喝了三杯了。
“卡米尔,吃晚餐吗?”埃米看向卡米尔向他指了指自己该没吃完的蛋糕说着,卡米尔放下了笔摇了摇头然后又拿起了笔继续写着。
“卡米尔,咖啡喝多了应该会伤身体吧?不要喝那么多。”看着卡米尔拿起的第四杯咖啡埃米担心的劝说道。卡米尔露出一个微笑示意埃米不要担心,喝完了第四杯咖啡就没再喝咖啡。
“卡米尔……你还不睡吗?”一直都睡的很早的埃米早已披散开头发换上了睡衣准备睡觉了,他揉了揉眼睛对开着台灯嘴里念叨着埃米听不懂的公式的卡米尔说着。
卡米尔擦了一把身上的汗摇了摇头尽量不发出一点声响,用热水取代了咖啡。时间就这么滴答滴答的过去,但雷狮并没有睡觉。
“大哥……”雷狮悄悄的走进的卡米尔和埃米的房间。刚踏进一步卡米尔就捂住了他的嘴,卡米尔看向床上睡的很香的埃米叹了一口气。
“这么晚了为什么还不去睡觉?!明天是不想去上学了是吧?”卡米尔尽量拉低的声音将雷狮从自己和埃米房间推走,为了防止雷狮打游戏不睡觉他拔掉了家里的网线。
已经1点了,已经做完了自己规定的目标的卡米尔将笔和《五年高考三年模拟》收了起来准备上床睡觉。看着流着口水“咯咯”笑着的睡着的埃米,卡米尔露出了宠溺的笑容轻轻的在埃米的额头上亲了一口便睡了。
很快到了高考的日子,凭着熬夜多天做完了《五年高考三年模拟》的卡米尔还是很有自信的。进了学校一堆班上的同学问他《五年高考三年模拟》做完了没有,卡米尔只是低声说了一句“无聊”便没管那些同学继续走着。
高考的题目对于很多同学来说都很难,有一部分学霸自信的写着考题。卡米尔一声不吭的审这题,无视那些偷偷摸摸的偷看自己写的答案的同学认真的答着题。
很快科目都考完了,卡米尔觉得这次的考题对于他来说是特别简单的。他只想考本地的大学,完全不管大学住宿舍这一点。
卡米尔的成绩又是榜上前茅,他成功的达到了考到本地大学的理想,接下来的假期长着呢他仍然可以陪着自己的媳妇。
哦对……还有自己的亲弟弟。
很快雷狮也快要中考了,他却完全没有在意中考这一回事仍然游手好闲的打着游戏。雷狮快要中考的事情早早的被卡米尔知道了,卡米尔决定这段时间更要对他严加管教。
这几天他拔了网线,为雷狮买了本《五年中考三年模拟》。然后雷狮就感到了崩溃的感觉,他觉得自己那么几天根本写不完而且大哥规定的目标更是难。
“大哥……我写不完。”
“我都能写的完你也可以。”
雷狮感觉自己可能有个假哥哥,含着眼泪被大哥看着熬夜写着《五年中考三年模拟》,安迷修和埃米都睡着了——雷狮他也想睡觉啊!卡米尔为雷狮冲了一杯咖啡让他喝,雷狮喝了一口写着《五年中考三年模拟》。
感觉自己要崩溃了!中考之前写不完他也得完,写不完的话……
大哥不会将网线插上的,大哥甚至把电都给拔了呢。

乱七八糟的脑洞

☆打算将自己上学时突然想到的脑洞结合在一起(凑字数)
☆第二季12集or散发
☆特别扯淡,自家媳妇(老攻)被吃豆腐当然会感到生气
…………………………………………
当卡米尔和雷狮看到安迷修压上埃米(第二季十二集动画梗)
一个和原来没差的大好午后。安迷修叼着不知从哪里找来的假玫瑰花,对雷狮说他今天学到的好多土味情话,看过土味情话的雷狮并不打算配合安迷修所以各种不配合。
土味情话什么的……都快过时了,以及他雷狮到底要无聊成什么样子才跟个傻哔一样配合安迷修那个傻哔完成那如傻哔似的问答的土味情话。
安迷修自己就是个傻哔骑士,玩这种傻哔的问答应该很正常,雷狮这样想着。
还有比较正常的情侣——卡米尔和埃米,卡米尔在看书,刚刚做完家务的埃米手撑着下巴看着卡米尔的看着的书。
看起来比安迷修和雷狮正常的多,不,是比两人正常太多了!
“卡米尔,你大哥和大哥夫……”
“不必要管他们,不过是一个傻哔和以为自己不是傻哔的傻哔(雷狮:woc卡米尔你骂我?你不是你了!你崩坏了!)”
现在安迷修和雷狮还被卡米尔无情的损了一句。
“啊啊啊……安迷修我弟他变了!有了媳妇后都开始损我了!让我打一下!”雷狮将近崩溃的拿起了锤子要锤上安迷修,安迷修在雷狮捶到自己之前用双剑挡了下来。
“雷狮,冷静。”
“果然……是傻……哔……”埃米声音略有点颤抖的说着,他害怕被两人打爆所以声音有些颤抖。
时间凝固了几秒钟,由“咕……”一声打破。
“卡米尔我饿了。”埃米揉着肚子半撒娇着对卡米尔说着,卡米尔听到埃米软软的声音后后立即起身。
“我去给你拿芒果蛋糕。”
“我也去拿啤酒!我不想听安迷修的土味情话了!”
卡米尔和雷狮都溜了。只剩下了埃米和安迷修两人,两个都有呆毛的人但一个是攻一个是受的两人。
安迷修一直盯着埃米的呆毛看着,他很好奇埃米的呆毛是不是真的。
“埃米,在下想知道你的呆毛底下为什么有头绳。”安迷修说完便直接的将埃米头发上的头绳拽了开来,乌黑亮丽的如瀑布般的长发垂落在埃米腰间。
安迷修一下子就惊了:原来埃米和艾比的呆毛原来是扎起来的头发吗?
“安……安迷修,你……你做什么……”埃米颤抖着看着自己被散开的长发,结结巴巴的对安迷修说。
安迷修刚要开口就看到埃米头顶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台灯掉了下来:“埃米,小心!”
安迷修扑开了埃米,正好被拿好蛋糕啤酒的卡米尔和雷狮看到了……
看到了……
到了……
了……
看着卡米尔和雷狮越来越黑的脸,安迷修在心里说着“完蛋了。”然后赶紧从埃米身上下来了但完全不知道现在下来已经来不及了。
“哐当”一声床裂了开来,卡米尔抱住快要掉下来的埃米一脸“和善”的看着安迷修:“我最最亲爱的大哥夫啊……你想怎么死?”
“卡……卡卡……”埃米一脸惊恐的看着一脸恼火的卡米尔,卡米尔注意到了埃米披散着的长发,心中怒火越升越高。
“你TMD还解开了他(埃米)的头发!你不知道埃米的散发只有我能看吗?!”
安迷修刚要开口脚下了地面就开始下陷,如果不是安迷修保持住了平衡就要下陷到地底下去了,安迷修刚叹那么一口气就被卡米尔一脚踩在头上狠狠的踩进了地里。
“卡米尔,冷静!先把脚放下。”
“你TM叫我怎么冷静!把我媳妇头发解开了就算了还当着我的面压他!这还是第二次压我媳妇,《凹凸世界》第二季第十二集你压我媳妇我还没找你算账呢你这次还想叫我冷静?!我怎么可能冷静?”卡米尔第一次发这么大火也是第一次说这么多话,安迷修没被吓到卡米尔怀中的埃米却被吓到了。
“卡……卡卡……”埃米吓到掉下来眼泪使卡米尔更恼火了。
“卡米尔,你冷静一下……让我来收拾这个死家伙!”眼看着弟弟快要气到冒火的雷狮拍了拍卡米尔的肩膀对卡米尔说着,卡米尔点了点头退了几步。
“傻哔安迷修你先给劳资从地底下出来!”
“在下得能从地底下出来再说啊!”
雷狮抓起安迷修的头发往上拽,卡米尔和埃米就这么吃着芒果蛋糕看戏,老长时间拽不出来雷狮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继续拽着。
废了半天劲雷狮终于把安迷修从地里头拽了出来,安迷修摸着被雷狮拽的生疼的头,他摸到了不对劲的地方。
他的呆毛……没了……
雷狮只感觉的背后一凉,回头看到眼睛开始逐渐变成血红色的瞳孔的安迷修。
“傻哔安迷修你是什么时候带的红色美瞳啊!”(雷)
“大哥……那不是美瞳。”(卡)
安迷修嘴角上扬一个幅度趴在雷狮的耳朵里说着:“小猫咪啊……你要做好被艹哭的准备啊……”雷狮不由得一惊,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就被安迷修抱走。
“今晚又要不太平了。”卡米尔淡淡的说着。
第二天卡米尔和埃米听到了雷狮的大吼。
“安迷修你这个混蛋!衣冠禽兽!你的骑士道被佩利吃了吗?”
卡米尔和埃米悄悄走进了安迷修和雷狮的房间,看着将自己蒙成团子的雷狮和不知为什么呆毛长出来的安迷修。卡米尔掀开了雷狮的被子看到了雷狮浑身上下大大小小的印记。
“卡米尔他们这是怎么了?”(埃)
“他们……做了不可描述的事情。”(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