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曰夜言_

性别男,性格女





混凹凸等第三季,玩恋与制作人
已退游王者荣耀
天蝎座,生日在10月28日(希望有人知道我生日)
写文较短且低幼习惯就好
实力卡吹帕吹黑金吹
凹凸cp卡埃安雷佩帕凯艾 凯柠凯雷祖金幻
雷点雷卡安艾埃艾
逆向卡雷不讨厌,会偶尔看看但不会产粮
过激卡左,卡右通通屏蔽
炒鸡喜欢病娇黑化呐
偶尔会比较丧,不要在意

魔女集会

………………………………………………
☆这次写文换个格式
☆有一句是我收集到的应援词
☆逃出皇宫年下攻卡×不老魔女性转埃米,雷卡纯亲情向(我不吃雷卡,别ky)
☆后期卡米尔略微黑化
—————————锲子———————— “母上大人,为什么哥哥和父皇都不喜欢卡卡呢?难道是卡卡哪里做错了吗?”这个名叫卡米尔的八岁孩子趴在母亲怀里,用稚嫩的童音问母亲道。
母亲笑了笑抚摸着卡米尔的头,温柔对他说:“哥哥和父皇不喜欢卡卡,但母上和你的雷狮哥哥从没有那么对你啊……你还有母上和雷狮哥哥啊!所以不要老这么想,母上永远不会像哥哥和父皇一样的。”
卡米尔听后露出了大大的笑容,对着母亲的脸亲了一口:“母上,等我长大一定会好好保护母上和雷狮哥哥的!母上你会等我长大吗?”
母亲感动的将卡米尔紧紧抱在怀里,点了点头:“母上会等你长大的。”
梦想和幻想……破碎了。
母亲死了。母亲的颈动脉被划开,身上也有多处伤口,地上大片大片鲜血。哥哥们*现时没有一丝一毫的悲伤反而露出“死的活该”的表情,除了雷狮和卡米尔。
卡米尔和雷狮并没有发现母亲其实是父亲杀掉的,哥哥们还特别赞成父亲杀掉母亲。
大概是因为近来母亲和父亲关系恶劣的关系,父亲埋怨母亲一直护着卡米尔这个“孽种私生子”而母亲却觉得护着卡米尔是理所应当而两人产生了争执。
但过了几天父亲突然对母亲特别好,似乎忘却了几天的争执,但没想到现在父亲杀死了母亲。在父亲里,卡米尔这个私生子不应该得到其他哥哥所拥有的“爱”。
没等到卡米尔长大,母亲就离开了他。 卡米尔眼中曾经的稚嫩消失不见了,化为了他这个年龄不该有的深沉。 他开始变得沉默寡言,将自己封闭了起来。
———————1.八岁————————
母亲的死亡,哥哥们和父皇都归功于年仅八岁的卡米尔身上,本来就对看不起卡米尔的哥哥和父皇,开始特别厌恶他。
“卡米尔,那个害死母上的扫把星!”
“不要碰他啊!万一有一天他害死了我们怎么办?”
“看他经常把自己封闭起来呢!为了防止‘病毒’蔓延吗?”
“嘁嘁嘁……我们雷王星有他这个孽种还真是丢脸呢!”
卡米尔躲在房间里听着哥哥们对自己的评价,泪止不住的流到了卡米尔的衣服上,卡米尔擦了一把眼泪但眼泪很快还是布满了卡米尔的脸颊。
“因为我……因为我……都是因为我……怪我吧……怪我吧……我不应该……” 卡米尔才八岁,就理解了这世界的残酷。或许我就应该被唾弃;或许我真是扫把星;或许出生我就不应该得到爱;或许……我根本不应该被生下来。
“你们凭什么这么说卡卡?母亲的死怎么可能是卡卡造成的!”外面传来了雷狮哥哥的声音,卡米尔瞳孔猛然扩大,静静地听着雷狮哥哥的声音。
“雷狮哥哥(弟弟),你竟然在为这个孽种说话?”
“卡卡不是孽种!他什么都没做错!”
“雷狮哥哥(弟弟),难道你不知道是他害死的母亲吗?”
“母亲不是因为卡卡而死的!卡卡什么都没做错!”
卡米尔感觉到了温暖,这个皇宫,也就只有雷狮哥哥护着他了。他长大以后定会好好保护大哥,不会让大哥再离开他的……也要为雷狮哥哥,继续活下去。
由此想着房间的门被打开了,雷狮提着蛋糕走进了卡米尔的房间,微笑着将蛋糕送进了卡米尔手里:“我最最亲爱的弟弟,我就是来给你送你最喜欢吃的蛋糕的,还有不要难过哦!没有了母上保护你你还有哥哥我呢!”
卡米尔颤抖着手接过蛋糕,将蛋糕叉开放进了嘴里,如此好吃的蛋糕却让卡米尔吃出了眼泪。
“我的弟弟你在哭什么呢?蛋糕不好吃吗?你放心,有哥哥在不会让你受一点欺负的!”雷狮用手指擦拭掉了卡米尔的眼泪,卡米尔用感激的眼神看着雷狮,雷狮笑了笑拍了拍卡米尔的背。
“所以,不要再哭了。”卡米尔听到雷狮的话擦掉了眼泪,很勉强的露出了笑容吃完了蛋糕。
“这才是我的好弟弟嘛!”雷狮拍了拍卡米尔的肩膀鼓励道。外面传来了父亲叫他的声音,雷狮向卡米尔挥了挥手摆出“我很快就回来的手势”走出了卡米尔的房间。
“雷狮,你不可以护着卡米尔这个孽种……不然我会把你也当做孽种并且不再把你当三皇子。”
“父皇,我……”
“你没有选择。”
卡米尔听到了雷狮和父亲的对话。他闭上了眼睛,他不想让雷狮哥哥也像自己一样被称作“孽种”唾弃,雷狮哥哥和自己不一样,他不想因为自己连累了雷狮哥哥。
雷狮走进了卡米尔的房间,发现卡米尔的表情特别不对劲,试图安慰卡米尔却被卡米尔拍开了手:“雷狮哥哥,你出去吧,离我远点吧。”雷狮对卡米尔的异常感觉很突然,刚想说些什么就被卡米尔推了出去。
离开皇宫吧。可能这个皇宫不应该有他,卡米尔不想连累唯一对他好的雷狮哥哥。
就在夜晚,卡米尔偷偷穿上衣服打算从后门逃离皇宫。
在此过程卡米尔被绳子绊倒摔了一跤腿受了伤流出了鲜血,卡米尔就强忍着疼痛继续走着;因为在黑夜卡米尔的手臂被尖锐的器材划破了好几道伤痕,卡米尔捂着还在流血的手臂继续走着;走到半路崴到了脚摔倒他也忍了。
为了不让那么好的雷狮哥哥不像自己一样被欺辱,这点伤痛根本算不了什么。
终于逃出了皇宫,卡米尔一瘸一拐的继续走着——远离皇宫。终于走到了里皇宫十万八千里的不知名地方,卡米尔的衣袖已经被鲜血染成红色的;破开的裤子上沾满了鲜血;歪伤的脚也肿成了一个答包。
卡米尔露出了笑容:“终于逃出去了。”便晕了过去。
“嗯?这里怎么有一个小孩子?还浑身是伤。”仅存一点点意识,卡米尔听到了女人的声音,然后就被抱了起来。
因为伤口剧烈的疼痛,卡米尔渐渐的仅存一点的意识也没有了。
抱起卡米尔的是一个名叫埃米的不老魔女,她只是晚上来散步的。遇到了这个浑身是伤的孩子她特别惊讶,可能是被抛弃的孩子吧?反正自己家里也就自己一个人,那就收留他吧。
卡米尔睁开了眼睛,看到的是扎着单马尾的女子高兴的看着他:“你醒啦!”卡米尔一起身身上就痛的不得了,虽说他不知道那个女人是谁但他觉得那人女人特别的美丽。
女子这身装扮,听母上讲过,这个女子……应该是不老魔女。“你是不老魔女吗?”卡米尔用生疼的手指着埃米问道,埃米点了点头,看着卡米尔身上有些散架的绷带。
“你为什么倒在了那里?”
“我……”卡米尔像倒豆子一样将事情全告诉了埃米,埃米怜惜的看着卡米尔身上的伤,打算收留这个孩子。
这个叫卡米尔的孩子特别听话,很喜欢吃蛋糕也特别好哄。在埃米眼中卡米尔比同龄孩子成熟很多很多,经历了那么多怎么可能不让这个仅有八岁的孩子变得成熟。
“不老魔女,你很像我的母上。”卡米尔看着埃米的脸感叹道。卡米尔说的这话使埃米有些叹息卡米尔的母亲不幸的死亡了,现在她收留了卡米尔,定要将他抚养到大。
“那么,你愿意叫魔女姐姐为‘妈妈’吗?”埃米期待的等待着卡米尔的回答,卡米尔想都没想就点了点头。
“妈妈,谢谢你。”
埃米特别喜欢这个孩子。
“妈妈,爱是什么?”晚上,卡米尔戳了一下埃米问道,埃米笑了笑抚摸着他的头。
“爱是人类最最不可缺少的一种情感,没有爱就没有情感,没有情感的人就是行尸走肉。”
卡米尔点了点头,握紧埃米的手睡着了。
“我爱妈妈,如爱雷狮哥哥一般爱哥哥。”卡米尔在梦里喃喃自语道。埃米被卡米尔的梦话惊醒,看着抱紧自己露出甜甜的笑容的小孩子埃米只是帮他盖好了被子。
“卡米尔,你还不懂大人所说的爱。”
————————2.十五岁————————
转眼七年过去了。卡米尔长成了个英姿飒爽的少年,这七年他的身高有了很明显的增涨,现在他已经比埃米还要高了。这七年卡米尔学会了一个对埃米来说很厉害的技能——无定之躯。
最开始学的时候卡米尔总是控制不好这个技能。总是因为控制不好自身重量而陷入地里因而受了很多伤,要不就是因为自己的身体突然变轻而差点升上了天,埃米把他牢牢抓住才使他没升上天——其实那一刻埃米也差点被带上天。
学习了不知多少年。卡米尔身上的伤见证了他的坚持,他将自己身上的伤称作“勋章”而一直坚持这下去,卡米尔终于可以很好的控制这个不好控制的技能“无定之躯”了。
因为埃米害怕卡米尔将房子毁掉——他之前真的差点将房子拆掉,到头来还是自己花了大价钱修的。埃米不希望卡米尔将房子拆掉就让卡米尔在外面练习,卡米尔点了点头。
卡米尔深呼吸了一口气,明显调重了自身重量。他脚下的地面裂了开来,蔓延到了很远的一个地方后停了下来。地面开始往下塌,卡米尔就在快要陷入地里的那一刻猛然调轻了自身体重躲了过去。
埃米看着这流畅的动作,感叹着卡米尔进步飞快,之前还是要不是陷地里要不就是飘天上的而现在进步竟这么大:“卡米尔你好厉害!”
卡米尔下拉了一下八岁那年埃米送的围巾遮掩住他的邪笑,喃喃自语:“终于可以……”话没说话卡米尔就突然止住还没说完的话语,埃米感觉很奇怪,刚刚卡米尔的表情……好像是在笑。
十五岁是青春期的年龄,卡米尔的青春期表现虽说不怎么明显但和卡米尔相处埃米总觉得怪怪的。卡米尔不再像小时候一样叫埃米为“妈妈”而是直呼她的名字,埃米觉得这样特别的没礼貌。
“卡米尔,不要直呼我的名字!叫我‘妈妈’”
“埃米,难道你觉得我还是那个被你带回去的浑身是伤的八岁孩子吗?”
“我……不管怎么样你还是个孩子,不能那么没礼貌。”
“埃米,这几年……你一直把我当小孩子。”
埃米听到卡米尔这话不由得一惊,她的确一直把卡米尔当做小孩子。眼前的少年已经长到了十五岁,但埃米还是将卡米尔当做小孩子养,但在她眼里……卡米尔永远都是孩子。
卡米尔咬住了埃米的后颈“埃米,我喜欢你。”这声音特别轻,但字句埃米都听的清清楚楚,卡米尔在埃米后颈处留下一个牙印便脱离了埃米的后颈。
埃米震惊的摸了摸后颈,有一个特别明显的牙印,是卡米尔留下的。
“卡米尔,你是青春期萌动了对不对?你还没成年,不懂真正的爱情是……”埃米没说的话被卡米尔捂上了嘴打断了。
“真正的爱情要有承担家庭的责任,我可以。”
“卡米尔,你还小……”
“就算我知道我的年纪小,我也知道我喜欢你。”
“既然你觉得我还小,那等我成年后娶你。”
卡米尔坚定的看着埃米,埃米愣愣的看着卡米尔坚定的表情。
“他……怎么这样了?”
————————3.十八岁————————
又过了三年,卡米尔已经到了十八岁,浑身散发着一股成熟的气息使埃米瑟瑟发抖,埃米还是十年前那清秀的面孔,养育了十年的卡米尔……现在真的长大了。
“埃米,十年了……”卡米尔温柔的抚摸着埃米的秀发,吻了上去,埃米不禁一惊。
“卡米尔,你……”
“你跟我去办个事情吧?办完这个事情就回来。”松开埃米后的卡米尔牵起埃米的手对埃米说道,埃米点了点头。
虽说她不知道卡米尔要去办什么事,但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卡米尔牵着埃米来到了皇宫,卡米尔所憎恶的皇宫……还是原来金碧辉煌的样子呢!如今要毁掉这里,真是有点舍不得呢。
不过,他不会挽留任何情面。皇宫里的他们应该永远不被想到,昔日被他们唾弃的“孽种”私生子卡米尔……来报仇了呢!不仅是给自己报仇,也是给自己死去的母上报仇。
他将手中的刀子藏在身后,露出了邪笑:“我最最亲爱的父皇和我最最亲爱哥哥们,来迎接卡米尔的‘回归’吧!绝对会让你们想不到的。”
埃米被卡米尔这气势吓到,抓紧了卡米尔的手。
“卡米尔,你……”
“不要怕,到时候闭上眼睛就不会感觉到一丝可怕。”
走进了皇宫,哥哥们看到成年的卡米尔身上阴暗的气息露出惊讶的表情:“他……就是是卡米尔那个‘孽种’吗?他回来了?”
“我的哥哥们哦,今天……我是为自己和母上报仇的哦!准备接好这个大礼吧。”卡米尔说完继续走着:“是死亡大礼哦!”
哥哥们瞬间感觉不妙,试图追上卡米尔避免某些事情发生。
已经晚了。父皇被卡米尔割破了颈动脉,被卡米尔划开了和母亲一样的伤口,卡米尔一回头哥哥们感受到了错觉——卡米尔回头的那刻眼睛是红色的。
“现在,到你们哦!”卡米尔将手中的刀插进父皇胸口上,只见卡米尔并没有拿刀杀死他们。不过卡米尔脚下的地面裂了开来。
埃米不由得一惊——卡米尔在使用无定之躯,他要毁掉这里。
埃米看着卡米尔脚下裂开的地面,真不敢不敢相信啊……现在的卡米尔已经不再是浑身是伤的逃出皇宫的小孩子卡米尔了。
“卡米尔,你……”
“首先,我们已经不再是那种收养关系了,您养育了十年的卡米尔……”卡米尔抹去身上的血用坚定的眼神看着埃米。
“已经长大了。”
说完,卡米尔的眼神回到哥哥们身上:“我的雷狮哥哥呢?”
“出……出嫁了……嫁给了一个名叫安迷修的骑士。”
卡米尔得到这回答满意的笑了:“那正好。”
地面开始下榻了出去,卡米尔又将手按在墙上,墙也崩裂开来。
“你……你要做什么?”
“当然是毁——掉——这——里——”
卡米尔抱起埃米离开了皇宫,皇宫从此变成废墟……
回到家,卡米尔压到了埃米身上,脱下了自己和埃米的衣服。
“卡米尔,你要做什么?”
“做你。”
第二天,埃米揉着腰埋怨着卡米尔过于用力,昨晚卡米尔趴在埃米耳朵里说:“埃米,我们成婚吧。”
这样叫她怎么穿婚纱?
婚礼当天,卡米尔为埃米戴上戒指,深吻了埃米很长时间才松开。
“现在,你还觉得我是小孩子吗?”
———————THE END———————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