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曰夜言_

性别男,性格女





混凹凸等第三季,玩恋与制作人
已退游王者荣耀
天蝎座,生日在10月28日(希望有人知道我生日)
写文较短且低幼习惯就好
实力卡吹帕吹黑金吹
凹凸cp卡埃安雷佩帕凯艾 凯柠凯雷祖金幻
雷点雷卡安艾埃艾
逆向卡雷不讨厌,会偶尔看看但不会产粮
过激卡左,卡右通通屏蔽
炒鸡喜欢病娇黑化呐
偶尔会比较丧,不要在意

卡米尔生贺(2)

☆都过去多久了你才写?
☆是他是我恋人是设定,我的媳妇是胆小鬼设定都有点忘了所以没写完
…………………………………………
天才罪犯(黑)Alpha卡米尔x拖稿作者Omega埃米
☆把雷狮写死了我也很……不管怎么样雷卡都是亲情向
☆!!!有佩帕注意避雷!!!
今天是卡米尔的生日。卡米尔早早的起了床沉默着望着窗外的风景,无视佩利走房间里走出来兴奋的拍着卡米尔对卡米尔兴奋的说着“生日快乐”只是低声应了一声。
“如果大哥还在的话……”卡米尔在大哥死亡后就变成血红色的眼瞳在打转着看着外边的风景,卡米尔有点忧伤的在喃喃自语。
以前跟着雷狮各种杀人抢劫的时候的生日,雷狮一直都是高兴的劫光了某蛋糕店的蛋糕让卡米尔挑一个自己喜欢的来做生日蛋糕的。
那个时候的卡米尔看着那堆积了整个没有人过往的空地的蛋糕,选了一个后雷狮笑着搭上了卡米尔的肩膀将蛋糕插上蜡烛让卡米尔许愿。
卡米尔许好了愿望后雷狮笑着拍了拍卡米尔的头说着:“我最亲爱的弟弟又长了一岁呢,都快比我高了。”卡米尔只是切开了蛋糕,分给了大家每人一份……
今天是卡米尔的21岁生日,那个每次都会很高兴的为卡米尔过生日的雷狮大哥……再也不会像以前那样为自己过生日了。
“呵……无所谓了吧?”卡米尔这么说着突然笑了起来,哭?哭什么,我已经为大哥报仇了啊!即使身边却了一个人又能怎么样呢?就算那个人是对于自己来说很重要的人……就当大哥的死亡是一个警示吧。
“卡米尔,要去劫点蛋糕做生日蛋糕吗?”帕洛斯和佩利拍了下卡米尔的肩膀说着,卡米尔没有很大反应只是摇了摇头。
“蛋糕什么的……不……”一向很喜欢吃蛋糕的卡米尔在生日里居然连蛋糕都不吃了使帕洛斯和佩利有点惊奇,可能是有什么原因吧。
卡米尔的心思,比雷狮还难懂……得多。
哦对了还有,今天不仅是卡米尔的生日还是作为Alpha的佩利的易感期。
“帕洛斯……我好像易感期了……”佩利一把抱住了自己的Omega帕洛斯说着,身上散发出了海水的味道(不明白的可以去看他是我恋人,海水是佩利的信息素)。
“你……你的意思是要哔——我是吧?”帕洛斯一眼看穿佩利的想法直接打断佩利的话语说着,佩利有点兴奋的点了点头。
“做Omega真是麻烦……想当初就不让你那么早标记我了,你给我带好byt我也不想这个时候怀孩子。”帕洛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说着,快受不了佩利的信息素了啊……
就这样,每年生日都会吃生日蛋糕的卡米尔没有吃蛋糕……凭借自己本来一直都很敏捷的身手自己一个人在深夜里执行自己的想法了。
佩利帕洛斯过♂夜去了,一切自己处理就好。
已经这么久了埃米脑海里的卡米尔仍然无法抹去,埃米毫无自我感觉的写了一个罪犯题材的同人文并发布了出去,发布后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些什么。
和原来一样,发出去没多久就有了好多点赞和评论的。埃米翻看着大家的评论里心中无法抹去的那个人又再次浮现——评论里有一点人说卡米尔。
“哇啊这个罪犯是以那个极其可怕的罪犯卡米尔为原型写的吗?超害怕卡米尔的。”
“大大的文让我想到了那个罪犯卡米尔,好害怕他。”
“这个罪犯真的不是那个连警察都敢杀的卡米尔吗?”
啊……说的全是卡米尔啊。但其实埃米在心里承认——写那篇同人是时候他满脑子都是卡米尔,其实写的就是卡米尔和自己的事情。
不想……再遇见……
这个占据自己脑海的罪犯什么时候才能从自己脑海里消失呢。
时机一到,卡米尔露出一抹邪笑拿好了齐全的工具箱准备好的自己的行动。
卡米尔看到了熟悉的身影离自己越来越近,是帕洛斯和佩利(我说过帕洛斯和佩利都是忠诚的设定),他们不是……
“呼……卡米尔……呼……我们特意……呼……中途停止……呼……来……呼……来帮你的……呼……”(真的不是凑字数)帕洛斯每说一句都大口大口喘着气,卡米尔点了点头。
他们要准备出击了,今天……不杀普通人。
只杀退休或是被辞退的警察!
小时候的卡米尔觉得警察还是个很好的职业,自从那警察杀死了自己的大哥后……卡米尔恨警察恨到想要杀掉这世界上的所有就任警察。
一个……都不想留……
卡米尔并不担心不知道楼层的问题,所有退休或是被辞退的警察的楼层卡米尔都记得清清楚楚。卡米尔为这计划特意准备的,而且决定在21岁生日那天执行。
就是一个破窗而入。如果是还醒着的有药剂的有的时候卡米尔会在那人震惊的刚要出声的时候注射药剂然后再杀,如果是睡着的可以直接刺杀。
这次卡米尔在被自己杀死的人身上深深地刻上“9”“5”“95”,每个被杀死的人身上只刻一个数字。
这次的行动完美无失误。卡米尔没有一次在杀的时候感觉到极爽的快感,但这次卡米尔看着身上的血迹和那些可悲的警察……哦不现在不是警察的人们,感到极其的……
兴奋,那种和雷狮杀完人后完全不同的兴奋。
啊啊……真是可悲……但是……
活该呢!
“哈……大哥……哈哈哈哈……”
卡米尔笑了起来,他开始觉得没有雷狮的生日不必有雷狮的生日更加快乐。
这次的快乐……真是不一样呢。
卡米尔邪笑着想着。
即使自己已经不再是原来的自己,但那又怎么样呢?现在这个样子……
他很满意。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