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曰夜言_

性别男,性格女





混凹凸等第三季,玩恋与制作人
已退游王者荣耀
天蝎座,生日在10月28日(希望有人知道我生日)
写文较短且低幼习惯就好
实力卡吹帕吹黑金吹
凹凸cp卡埃安雷佩帕凯艾 凯柠凯雷祖金幻
雷点雷卡安艾埃艾
逆向卡雷不讨厌,会偶尔看看但不会产粮
过激卡左,卡右通通屏蔽
炒鸡喜欢病娇黑化呐
偶尔会比较丧,不要在意

☆是安卡雷,安迷修那块可能OOC
☆不怎么会写打戏凑合看吧
☆昨晚没睡好想到的脑洞,已做好被安吹和雷吹打死的准备
…………………………………………
雷狮和卡米尔他们走散了。雷狮在寻找卡米尔他们的路上遇到了他的宿敌——安迷修,啧……今天真是倒霉。雷狮和安迷修每次见面都会打起来,但卡米尔他们都还没找到。
“哟,安迷修啊!”雷狮淡定的对安迷修说着。
“恶党,看起来是和手下走散了?”看着雷狮身边没有同伴安迷修猜测般的说着,才刚碰上雷狮应该不会有埋伏吧?
“哼……走散又能怎么样?快给我让开!”雷狮并不想和安迷修聊那些有的没的,他只想快点找到卡米尔他们所以他一把推开了安迷修走开了。
“哼……恶党。”安迷修不是那种趁人之危的人,只是看着雷狮的背影低声嘲讽道。
“恶党?呵……”雷狮的耳朵好的不行,就连安迷修极其小的声音都听的极其清楚。所以雷狮听到这个称呼只是轻蔑一笑停止了往前走的脚步。
倒退回去一跃而起雷神之锤锤向安迷修,安迷修反应极快的用冷热流挡住了雷神之锤的攻击。
“呵……要打架吗?”对于雷狮这样的恶党歼灭也是一种极其正确选择所以……安迷修这样想着。
两人就这样“火花泛滥”的打了起来,打到忘记了自己将要做的事情。
“总觉得有不祥的预感,大哥……”仍然在寻找雷狮的卡米尔并不知道雷狮和安迷修在打架,他想快点看到雷狮大哥保证雷狮大哥的安全。
必须赶快找到大哥,不然……
安迷修一个没注意被雷狮电了几下,然后……
就漏电了啊哈哈哈哈你信吗?好了只是皮一下看下边。
安迷修捂住了被电处换了个手拿刀继续和雷狮打着,换做别人被雷狮电早就电死了但安迷修完全没有太大事的样子。
“恶党,就这点能耐吗?”
“哼,这还不是完全实力。”
雷狮完全把找卡米尔他们这件事情抛之脑后,和安迷修投入在了这打斗中。
安迷修是奔着歼灭恶党这一点和雷狮战斗的,而雷狮也是奔着除掉这个单纯的骑士所战斗,也就是说他们都是奔着对方死为目的的战斗。
不打到最后,誓不罢休。
就这样两人体力旺盛的一直没有休息。
不知两人打了多久,突然安迷修趁雷狮终于想到的卡米尔他们时分神一个热流就刺进了雷狮的腹部上又拔出来。
雷狮反应过来鲜血已经染红了里面的衣服,他大口大口喘着气颤抖着握住雷神之锤释放雷电锤在地上——看到这电流卡米尔他们应该会知道自己的位置吧?
“呵……所谓正义……”雷狮话还没说完就倒了下去,雷神之锤也掉在了地上。
安迷修放下了手中的剑,观察着雷狮身上的伤口摸着雷狮的心口处。
雷狮的心脏还在“砰砰”的跳动。
“嗯……应该没有死只是晕过去。”
卡米尔看到了雷神之锤释放出来的电流心里不自然“咯噔”一声,看向电流指向一步一步走向电流指向的位置。
走到了那电流所指方向,他只看到的倒在地上腹部还在不停流血的雷狮和“罪魁祸首”的安迷修。
“大哥!”卡米尔奔了上去扶起仍然没有一丝反应的雷狮,摸了一把雷狮伤口处的血——温热的感觉,只有安迷修的热流才能弄出来。
卡米尔用充满杀气的眼神看向安迷修:“安——迷——修——”
雷狮完全没有任何反应使卡米尔怒火上涨,从没有任何人会使大哥受这么严重的伤……更何况可能危及性命的伤。
没有一个人……没有……安迷修……
卡米尔的眼睛逐渐由蓝色变成血红色,身上的气息也开始发生了变化,“大哥,我绝对会……”卡米尔将雷狮放下一步一步走向安迷修,每走一步都伴随着脚下大地的崩裂。
“原来卡米尔也会……果然啊,恶党的弟弟也是恶党。”安迷修看着已经完全失去理智正向自己走来的卡米尔嘲讽道。
“我是恶党?呵……安迷修……”失去理智(黑化)的卡米尔露出一抹讽刺似的邪笑对安迷修说着,卡米尔身上的气息使安迷修极其不舒服。
“你以‘正义’的骑士之名除掉‘恶党’心里没有任何负罪感。安迷修……你不知道……你自己也是‘恶人’般的存在。”卡米尔嘲讽一笑对安迷修说着。
“谁告诉过你我大哥是恶党!”卡米尔极其恼怒的大吼道,卡米尔脚下的地面崩裂的更加厉害。
“所以你确定要和我动手?”安迷修握紧了冷热流对这卡米尔说着,卡米尔露出原本没有的笑容缓缓开口。
“呵……安迷修。我大哥被你伤成这样,我是不应该让你也伤成他那样呢……”
“你可以试试。”
“你在挑衅我吗?安迷修?”
就这样安迷修和黑化的卡米尔也打了起来。
“不赖嘛,安迷修……看来……
我也应该使出全力呢!”
“武力再好也有体力流失的时候。”
卡米尔擦了一把脸上的血看向被自己打到墙角的安迷修露出了戏谑似的笑容。
“我不记得经常和大哥交手的安迷修是经不起武力的……鶸!”
“你的大哥可没有死。”
即使知道了大哥没有死卡米尔仍然没有停止攻击,双方身上都有伤。
“咳咳……”雷狮虚弱的咳嗽声传到了卡米尔和安迷修耳朵里,卡米尔的眼睛瞬间由一瞬间变了回来。
卡米尔一把扛起雷狮仍然用那敌意的眼神看着安迷修。
“啊啊……没有让安迷修受到同等伤害真是不甘心。”卡米尔幽幽地说着。
看见卡米尔扛着雷狮的背影安迷修不由得喃喃自语。
“恶党……”
———————————————
不是安卡不是雷卡!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