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曰夜言_

性别男,性格女





混凹凸等第三季,玩恋与制作人
已退游王者荣耀
天蝎座,生日在10月28日(希望有人知道我生日)
写文较短且低幼习惯就好
实力卡吹帕吹黑金吹
凹凸cp卡埃安雷佩帕凯艾 凯柠凯雷祖金幻
雷点雷卡安艾埃艾
逆向卡雷不讨厌,会偶尔看看但不会产粮
过激卡左,卡右通通屏蔽
炒鸡喜欢病娇黑化呐
偶尔会比较丧,不要在意

无意义的胡乱瞎写

☆按着预告片想象的卡米尔的过去
☆大概是原作背景,一点点雷卡亲情向
…………………………………………
5岁的卡米尔今天仍然是带着伤回到的皇宫,他一瘸一拐的走在皇宫里忍受着那些哥哥姐姐们的嘲笑声走进了自己的房间关上了门。
“我亲爱的弟弟卡米尔你回来了啊!你去哪里了?”雷狮坐在卡米尔房间里的床上玩着船模说着。卡米尔狼狈的样子使雷狮极其的心疼,他打量了一会儿卡米尔发现了卡米尔脸上和腿上的伤口。
那伤口现在还在往外流血,脸上的伤还算不了什么而腿上的伤一看就不是很轻的伤口。雷狮看到那伤口后眉头一皱把卡米尔拉到了床上坐下,拿出了卡米尔房间里的医药箱想要给卡米尔处理伤口。
“卡米尔,是不是那些大人又欺负你了?”雷狮一边在卡米尔的脸上上药一边对卡米尔严肃的说着,卡米尔有点心虚的点了点头。
“那些大人可真是的!等着我跟他们说说理!”雷狮带着一丝气愤的语气说着,为卡米尔的腿上擦好了药后绷带却被卡米尔拿了过去。
“三皇子殿下,绷带和创口贴我会自己弄好的,你先走吧……被哥哥姐姐看到了又该嘲笑你了。”卡米尔淡淡的说着将雷狮推了出去关上了门。
将创口贴贴好绷带缠好后卡米尔感觉有种很不好的预感,但却不知道在哪里。卡米尔环望了一眼四周后叹了一口气——没有任何东西。
结果……现在的他又遇上了今天弄伤自己的那个人,“铲除私生子”是他的目标——他想要杀掉卡米尔,却每次都只能让卡米尔受一些伤仅此而已。
因为卡米尔虽说没有攻击能力但他很会躲避攻击的。
因为腿上有伤的原因跑起来速度有减很多,卡米尔喘着气跑了很久但还是被追上了。他勉强的躲开了攻击后摔了一跤,用手撑住了地面只感觉本来就很痛的腿变得更痛了。
怎么办怎么办……可不能死在这里啊。
卡米尔强忍着腿上的痛站了起来,忍着疼痛尽量快点跑着找到了一个可以躲得地方躲了起来。
他不能确保那人不会发现,能躲一会儿是一会儿啊。
腿上的绷带又渗出了血来,本来身上就有伤的卡米尔手臂上又多了摔倒擦破了伤口。看了一眼鲜血淋漓的手臂卡米尔叹了一口气,拆开了腿上的一点绷带包扎在了手臂上而使腿上的伤口露出了一点。
缓缓走过来“哒哒”的脚步声使卡米尔极其的惊恐。在卡米尔惊恐的心跳快要跳出来的时候,只见走回来的是一个看起来三四岁的男孩。
“咦?小……唔……”那孩子话还没说完就被卡米尔捂住了嘴巴,卡米尔比了一个“嘘”的手势放在了那孩子的嘴上,那孩子乖巧的点了点头。
不知过了多久,远处没有了一丝声音使卡米尔舒了一口气:“呼……终于走了。”
“这位哥哥,我叫埃米,你叫什么啊?”埃米露出那单纯的笑容伸手握住了卡米尔的手说着,卡米尔打量了一眼埃米。
这个埃米是个……极度单纯的孩子,不像自己在这极度不公平的皇室里“死里逃生”的活着且说不定哪天就会死,埃米的眨着蓝宝石般的眼瞳看着卡米尔使卡米尔不由得一笑。
那双眼睛……纯净的闪着光。
“卡米尔。”卡米尔低声说着,埃米重复了一遍卡米尔的名字后笑了。
“卡米尔哥哥,你身上怎么这么多的红色的东西(伤口)啊……”埃米轻轻的摸了下卡米尔脸上的创可贴说着,卡米尔看了一眼埃米沉默了一会儿。
“伤口没什么大碍,我的事你不知道的……”卡米尔摸了摸埃米的头说着,埃米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卡米尔哥哥,我来自玳瑁星,今年3岁,这几天爸爸妈妈带我和姐姐去雷王星游玩的……爸爸妈妈叫我们随便逛逛我才到的这里,‘随便’和‘逛逛’是什么意思啊?”埃米露着笑容对卡米尔说着,卡米尔了解似的点了点头。
“卡米尔哥哥为什么戴着那白色的东西(围巾)啊,埃米想要看看卡米尔哥哥的脸。”埃米指着卡米尔围在脖子上的围巾说着。
卡米尔往下拉了一下围巾露出了脸让埃米看了一会儿后又迅速把围巾拉了上去,埃米看了一眼后眼睛放光。
“卡米尔哥哥的脸很……好看呢。”埃米笑嘻嘻的对卡米尔说着。卡米尔低声应了一声后,稍微动了那么一下一不小心扯到了腿上的伤口。
卡米尔吃痛的“嘶”了一声,埃米注意到了卡米尔腿上沾染血迹的绷带歪头观察了一会儿:“妈妈说那红色的东西是血,虽说埃米并不知道血是什么东西但卡米尔哥哥是受伤了吧?”
卡米尔点了点头应了一声,埃米伸出小手抱住了卡米尔受伤的腿亲了一口。
“妈妈说亲一下就不疼了,亲一下痛痛就飞走了。”埃米一本正经的对卡米尔说着,虽然卡米尔的伤口还是很疼但他感觉到了来自内心的治愈。
埃米听到了远处他的妈妈喊着他的声音,拉上了卡米尔跑了过去。
“小埃米,你带上的这个人是新交的朋友吗?”埃米的妈妈看了一眼卡米尔对埃米说着,埃米笑着点了点头。
“是的!这个哥哥叫卡米尔。”
“卡米尔?有点耳闻,是那雷王星皇室的私生子吧?”埃米的妈妈思考了一会儿说着。
“真是个可怜的孩子……手臂这是受伤了吗?用不用去我们那里去包扎一下。”埃米的妈妈打量了几眼卡米尔说着,卡米尔摇了摇头准备离开。
“卡米尔,愿我们下次还能再见!”埃米冲他挥了挥手笑着说着。
卡米尔停止的步伐回头看了一眼。
“还能再见吗?”
10年后,凹凸大赛的迷宫星。
“喂,面瘫矮子!你的对手是我,放马过来啊!”
“这么有恃无恐,你的分数牌是3分吧?”
“你怎么……!”
在那卡米尔一跃而上的那一瞬间埃米看到了极度熟悉的面孔,看到那面孔埃米的瞳孔猛然收缩。
这个卡米尔……是他吗?是吗?
千万别是他啊!但是为什么不管是面孔和头发都那么像?而且里面的衣服也一模一样只是加了个外套?而且……还是那熟悉的帽子搭配围巾,只是帽子和围巾换掉了。
“除非是雷狮大哥需要,否则……我没兴趣把自己放在危险的位置上。”
埃米在卡米尔的那话语中,看到了原本的自己……当初自己也是被姐姐拉上才参加的凹凸大赛,他们不知道凹凸大赛的残酷,只是盲目的摸索着活下去。
埃米愿意为了保护姐姐牺牲自己,这个卡米尔的世界观和自己好像啊。想起10年前那个“卡米尔哥哥”貌似是有哥哥的,而且也是个私生子……
不……时间久了埃米已经忘记了10年前的那个身上带着伤极其狼狈不堪的“卡米尔哥哥”,看到了卡米尔的面孔又想起了那“卡米尔哥哥”。
但是……卡米尔真的是10年前他所知道的“卡米尔哥哥”吗?
卡米尔跟着雷狮他们离开了,埃米竟忘了一件事情——问卡米尔是不是10年前的卡米尔哥哥。
又不知道过了多久,埃米又在某处看到了卡米尔。
他悄悄走了过去抓住了卡米尔的围巾,卡米尔回过头看到了埃米晃动呆毛和有点紧张的表情:“啊……是你啊,手下败将?”卡米尔闭上眼又睁开淡淡的对埃米说着。
“卡米尔……你……还记得我……我吗?”埃米声音带着颤抖的说着。卡米尔打量了一会儿埃米,在他的印象中确实有一个和埃米长得很像只是没有呆毛的孩子。
“卡米尔哥哥?”埃米将以前叫卡米尔的称呼唤了一声卡米尔,抱住了卡米尔早就已经好了的腿(其实抱的是裤子)亲了一口。
“痛痛……飞走……”埃米有点羞耻的对卡米尔说着。卡米尔带着略有点复杂的眼神看着埃米,被卡米尔看着的埃米极度紧张的抓着手。
“我还记得。”卡米尔低声说着。说完后一把将埃米抱住,抱的紧紧的。
“我们现在……再次相见了……”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