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曰夜言_

性别男,性格女





混凹凸等第三季,玩恋与制作人
已退游王者荣耀
天蝎座,生日在10月28日(希望有人知道我生日)
写文较短且低幼习惯就好
实力卡吹帕吹黑金吹
凹凸cp卡埃安雷佩帕凯艾 凯柠凯雷祖金幻
雷点雷卡安艾埃艾
逆向卡雷不讨厌,会偶尔看看但不会产粮
过激卡左,卡右通通屏蔽
炒鸡喜欢病娇黑化呐
偶尔会比较丧,不要在意

基因遗传

☆是我流卡埃的女儿(应该还会写安雷的,因为我主吃卡埃和安雷),男儿随妈女儿随爸
☆和上次写的不是设定,略有些凸显星座
☆ABO世界观前提,当然是成年设定
…………………那么开始吧………………
卡埃的女儿
刚刚学说话(八个月)
“卡米尔,应该教孩子学说话了吧?”埃米抱着已经8个月大的女儿对卡米尔说,卡米尔看着津津有味的嚼着自己围巾的女儿沉思了一会儿。
“教,先把我的围巾从女儿嘴里拿出来。”卡米尔的处女座典型洁癖不避免透露出来,这围巾被女儿咬的全是唾液一定很脏,他得洗洗他的围巾。
“卡米尔你居然连咱们的女儿都嫌弃!”埃米从女儿嘴里拽出围巾用鄙视的看着卡米尔,只见卡米尔已经把围巾摘下来准备拿去洗了。埃米真是感觉无奈:在卡米尔眼里到底是干净重要还是女儿重要。
“卡米尔你给我回来!哪有你这么当爸爸的?”埃米对面朝自己背后的卡米尔大喊道:“围巾我洗,你给我回来!”卡米尔叹了一口气将围巾放入洗衣机里回到了埃米身边。
“卡米尔你……犯规啊!”自恋爱到现在埃米看到卡米尔的脸都会被帅晕过去,即使现在已经为人母……看到卡米尔的脸还是会迷倒。
“咳,换尿布什么的每20分钟换一次,喂奶也是,不是固定的时间我会犯强迫症。”卡米尔正经的说。埃米感觉到了浓浓的处女座气息席卷而来,以前恋爱的时候都没有像现在那么明显。
……………(前方逗比卡米尔)…………
“女儿,女儿,我是你爸爸。”埃米听到卡米尔握着女儿的小手说这话时吐了一大口老血,这个卡米尔怕不是失了智……
没想到女儿还说出来了。
“粑……粑粑。”卡米尔满脸黑线,一脸阴气的看着女儿。只见女儿并没有害怕的意思,小手拉起卡米尔的帽檐,把卡米尔的帽子碰掉在了地上。
“不说帽子的事,好好说!不要把我说成那么恶心的东西。”卡米尔捡起帽子戴在头上,捏了一把女儿的脸说。埃米就在一边无奈的看着,女儿有这样的爸爸是应该高兴呢?还是难过呢?
“baba……”
“是爸爸!”
“巴巴……”
“是爸爸!”
“balala”
“爸——爸——”
“叭叭”
“bàbà!”
“爸爸!”
卡米尔舒了一口气顺着女儿的毛,女儿“咯咯咯”的笑着。埃米就这么愣愣的看着,女儿还这么小就这么严吗?
“埃米,孩子叫你‘妈妈’可以吗?”卡米尔将女儿轻轻的放入埃米怀中问道,埃米接过女儿点了点头。
“叫我‘妈妈’可以啊!女儿是我生的嘛!”埃米捏了一把女儿小小的鼻子爽快的说,卡米尔点了点头。
“你觉得孩子长大以后会比较谁?”(卡)
“如果像你的话就会是个特别聪明的面瘫”(埃)

会说话后(5岁)
时间过去了五年,卡米尔和埃米的女儿已经五岁了。五岁的女儿特别的欢腾但卡米尔和埃米仍然有耐心的在管教孩子,埃米只感觉女儿并没有随自己因为女儿不喜欢做家务……
“我的爸爸天下第一帅!”女儿兴奋的在卡米尔身边打转,看着卡米尔的脸兴奋的说,卡米尔无奈的继续走着。
“爸爸,你为什么那么喜欢戴帽子和围巾呢?”女儿歪着头指了指卡米尔的帽子和围巾向卡米尔问道,卡米尔摘下围巾和帽子戴在女儿身上,因为围巾比较长的原因戴在女儿身上而长的拖到了地上。
“是我的个人爱好。”
“爸爸,我想听你讲讲你的故事。”女儿好奇抓紧着卡米尔的手问道,只见卡米尔沉默了许久。
“爸爸你怎么了?”
“还是让你妈妈讲他的故事吧。”

15岁
女儿已经长到了15岁,长成了英姿飒爽的少女,她喜欢上了戴和爸爸卡米尔同款和帽子和围巾,将脸和头发牢牢遮住,帽子下面一个乌黑亮丽的单马尾垂在背后。女儿穿着卡米尔同款的马甲,马甲里面穿着埃米的衣服,套着卡米尔的裤子而鞋子是卡米尔的。
将帽子摘下来,只见女儿的马尾上有个巨大的小翅膀头饰——是卡米尔鞋子上的,围巾摘下来,露出了和卡米尔长得特别像的脸,只是眼睛是渐变色的蓝——上面是卡米尔眼睛和颜色,下面是埃米眼睛的颜色。
女儿的性格随了爸爸卡米尔,平常沉默寡言很爱看书但聪明的不得了,不仅这样女儿还遗传了卡米尔超级厉害的武力。
埃米深深地感受到了基因遗传的可怕。
“卡米尔!孩子随了你啊!”
“不好吗?”
“不是不好,但我要被你们父女俩冻死了啊!”

仅仅15岁的她就已经开始分化了,得到第二性别诊断书的时候只看见诊断书上清楚明了的黑体字:“女Alpha 信息素芒果味布丁”
将诊断书带回家给卡米尔和埃米看的时候卡米尔并没有过于惊讶而埃米惊讶的愣在哪里像一个木头人——女儿居然也是Alpha,现在家里就他一个Omega啊!
“女儿,跟爸爸来一下。”看完诊断书的卡米尔拉着女儿的手走进了房间里,留下埃米一个人一脸懵逼。
“看完诊断书后这么大反应吗?”
“爸爸,你要和我说什么事吗?”女儿冷静是压了下帽檐向卡米尔问道,卡米尔点了点头拍了拍女儿的肩膀。
“女儿,你分化成了Alpha,咱们家里只有你妈妈是Omega。你和我要保护好妈妈,因为妈妈比较柔弱(埃米:分床!),需要咱们两个来保护。”卡米尔淡定的对女儿说,女儿点了点头。
“爸爸,我会的!我会保护好妈妈的。”女儿坚定的对卡米尔说道。
“碰个拳吧。”
女儿的拳头碰上了卡米尔的拳头,卡米尔向女儿点了点头,女儿打开了门走了出去。
“我去买个芒果蛋糕,你俩好好待在家不要打架。”埃米拿起钱包笑着摸了摸女儿的头(帽子)说道。最近经常有抢劫的使女儿特别不放心妈妈。
由此想着女儿拽住了埃米的衣服。
“我可以和妈妈一起去吗?”女儿冷冷了拉了下围巾对埃米说,埃米感觉有些惊讶——平常女儿总是特别老实的,今天是吃错了什么药吗?
“哎?女儿你……”埃米话没说完就被女儿打断:“我担心妈妈的安全。”埃米看着女儿坚定的眼神点了点头,女儿就这样跟着埃米走在了买芒果蛋糕的路上。
“妈妈,小心点。”听到女儿这话埃米不禁感觉特别暖,但感觉被女儿提醒着的感觉到很不好,因为他早就已经不是小孩子。
“小心有打劫的。”女儿冷淡的提醒埃米道,埃米点了点头。
说曹操曹操就到,真有一个拿着刀的男人挡住了两人的路。
“打劫!快把钱交出来!”
埃米看到此情况下意识的将女儿护住,然后劫匪刺伤了手臂……
女儿看到了妈妈埃米受伤的手臂,咬住牙握紧拳头将埃米拽到了自己身后牢牢护住。
“妈妈!退后!”女儿冲着埃米大喊道,埃米感觉有些不知所措,捂住了受伤的手臂一步一步的退后到了不远处。
女儿打量了劫匪一段时间,随后用轻视的眼神看着劫匪,又想起妈妈被划伤的手臂。
女儿狠狠对着将刺向自己的刀踢掉在了地上踩在了脚下,脚下的刀开始碎裂最后变为碎片。不知什么时候她跑到了劫匪身后,对着劫匪身后狠狠的打了一拳又拽起劫匪的衣领扔出去很远处。
她走向劫匪,狠狠的掰着劫匪的手,眼睛泛着怒火的对劫匪说:“垃圾,就凭你?谁给你的勇气来伤害我妈妈?”说完掰断了劫匪的手拉上埃米扬长而去。
“女儿好帅哦!”
………………下次便是安雷的………………

评论(2)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