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曰夜言_

性别男,性格女





混凹凸等第三季,玩恋与制作人
已退游王者荣耀
天蝎座,生日在10月28日(希望有人知道我生日)
写文较短且低幼习惯就好
实力卡吹帕吹黑金吹
凹凸cp卡埃安雷佩帕凯艾 凯柠凯雷祖金幻
雷点雷卡安艾埃艾
逆向卡雷不讨厌,会偶尔看看但不会产粮
过激卡左,卡右通通屏蔽
炒鸡喜欢病娇黑化呐
偶尔会比较丧,不要在意

年龄互换完整版

☆卡米尔和雷狮身高年龄互换,19岁安迷修18岁卡米尔16岁埃米15岁雷狮(也就是说现在埃米比雷狮都大)
☆现代设定,高三卡米尔高一埃米初三雷狮
☆安迷修和雷狮还有卡米尔同居设定
☆雷狮OOC,毕竟年龄发生变化,全校第一卡米尔设定(不是杰克苏,卡米尔这么聪明学习怎么差)
————————分割线————————
早上6:00,卡米尔早早的起了床,洗漱完毕后看到睡在隔壁房间里的安迷修和自家弟弟雷狮……都这个时候了居然还在抱在一起睡觉,自家弟弟雷狮身上的吻痕特别的瞩目。
“啧。”卡米尔轻叹一声,从冰箱拿出芒果味的蛋糕放到桌子上叉起一口吃着。香甜的奶油从卡米尔口中慢慢融化,口感顺滑不腻使卡米尔特别享受。卡米尔叉起了蛋糕上的芒果吃着,芒果甜甜的味道布满口腔。
“这么好吃的甜点,好想给他也尝尝。”
将蛋糕吃完后收拾好,卡米尔拿出了书包里习题本写着——作为全校第一的好学生怎么能不做些练习题来提升能力,高考快到了应该努力拼搏考个好大学的。
“安——迷——修——你这个混蛋!昨天哔我那么狠!”刚做完一道习题的卡米尔就听到雷狮近200分贝的嘶吼,莫名其妙!卡米尔并不想使一秒钟的学习时间被一点小事消磨掉忍着继续做着习题。
“在下不是故意的,毕竟在下是第一次。”
“第一次你个玩具马啊!我今天还要上……”雷狮还没说完就被大哥的声音打断“一大早的能不能安静一会儿?”
雷狮的卡米尔大哥……现在就站在门前,手里拿着笔一脸不耐烦的看着他。
“大……大哥……你……你都……听到了?”雷狮身体不自然的颤抖着结结巴巴的对卡米尔说。卡米尔一脸严肃的点了点头,然后传来雷狮的嚎叫声。
“啊啊啊啊大哥发现我被安迷修哔了啊!”
“雷狮你给我闭嘴!”卡米尔一声令下雷狮立马老老实实的捂住了嘴,说实话大哥真的特别有威严使雷狮感觉有些怕他。
“雷狮,你才15岁。被一个成年人毁了贞洁,先不说安迷修是你的恋人,不能让他等你成年吗?就这么着急被哔?欲求不满?”卡米尔严肃的戳着雷狮的脑袋说着,雷狮只是一个劲的点头。
“大哥说的都对。”
雷狮本该是个青春期叛逆少年,因为有个严肃的大哥卡米尔的原因原本的叛逆就这样……被大哥震没了。
卡米尔没再管雷狮,走出了雷狮和安迷修一起睡觉的房间继续做着习题,跟自家弟弟浪费时间真是不值。
雷狮看着桌子上摆着的蛋糕一脸的不乐意,他很不喜欢吃这种甜腻腻的东西。但大哥特别喜欢这种甜的要死是东西,他不想吃蛋糕想吃吃一口满嘴留香的烤串啊!
“大哥……我想吃烤串……”雷狮用祈求的语气看着卡米尔,卡米尔扫了一眼雷狮直接无视了他继续做着习题——那意思大概就是没门。
“你爱吃不吃。”卡米尔丢下这一句话继续写着习题,雷狮快要哭出来的看着卡米尔。
“大哥……我不想吃蛋糕嘛……”
“没用。”
卡米尔的话语中没有一丝可商量的余地,雷狮撇撇嘴叉起了一勺蛋糕放进了嘴里:“大哥我吃饱了。”卡米尔看着只吃一口的蛋糕特别心疼,放下了习题本一勺一勺的把蛋糕吃掉了,然后继续做着习题。
“大哥我去上学了。”雷狮丢下这一句话挎起书包就要走,突然头发一紧——被卡米尔狠狠的拽住了头巾,雷狮回头看向系着自己头巾的卡米尔。
“大哥……痛啊……”
“头巾给你系上了,”卡米尔泛着可怕的气息看着雷狮:“不许解开。”
卡米尔那可怕的气息使雷狮瑟瑟发抖,使劲了点着头回应着卡米尔:“是是是!大哥我不解开。”还不是因为那变态的中学觉得自己长长的发带是违纪物品不让带,不然大哥不会把自己头巾系上。
特别不舒服。
家里没有了雷狮这个“孩子”卡米尔感觉清净了许多,到了上学的时候后收起了习题本放进书包里垮起书包走在了上学的路上。
因为成绩和颜值的原因卡米尔在学校里特别的受欢迎,每次一到学校就有一大帮的男生女生围在他的身边拿着书本用期待的眼神看着他。
“卡米尔学长,可不可以教我这题怎么解?”
“卡米尔学长,好想知道你学习的方法啊!”
“卡米尔学长,真想成为你这样长得好看学习又好的人。”
“卡米尔学长,这个题我都算了好几张草纸了。”
“卡米尔学长……”
围着卡米尔的很多是高一的学弟学妹们。卡米尔认识的学弟学妹并不多,但只认识一个人,一个只知道名字的学弟。
埃米。
埃米自然看到卡米尔来到了学校自然也在围着卡米尔的那个堆里——他一直解不出一道对数函数的题已经很久了,很想要学习那么好的卡米尔学长来教一教他。
更何况他喜欢卡米尔学长 。
卡米尔放眼望去看到了那熟悉的脸——埃米,他根埃米有过两次见面了。
第一次相遇是在书店里。记得刚上高三的那段时间,卡米尔打算买一些习题册练一练习题,刚刚要向书店老板结账的时候听到了一声哀嚎。
“啊啊啊我这个糊涂的家伙!去书店居然忘了带钱包!”
声音的主人是一个捧着高一习题册的男生,乌黑亮丽的长马尾垂在腰间。这是个特别可爱的男生,卡米尔对他特别感兴趣,掏出钱包拍了拍男生的后背。
“我替你结账。”埃米并不知道说这话的人是自己从初中开始就喜欢的卡米尔学长。
“啊……不用,卡卡卡卡卡米尔学长?”
看到抱着习题册的卡米尔的那个瞬间埃米的脑子乱掉了,呆立在那里头上冒着气。
“好……谢谢……谢谢卡米尔学长。”埃米脸涨得通红的别过头完全不敢直视卡米尔,一向不爱露出任何面部表情的卡米尔笑了。
“我该不会看错了吧?”埃米揉了揉眼睛再次看时卡米尔已经变回了面瘫的表情。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啊……我当然知道全校第一的卡米尔学长啦!学弟学妹们都知道的。”
卡米尔点了点头,这个学弟真是让他特别想要拥有。
“你叫什么名字?”
“啊啊啊啊卡米尔学长问我的名字了!可以和他做朋友了!啊啊啊……”埃米兴奋的大叫着,随后握住了卡米尔的手:“我的名字叫埃米。”
埃米很着急的拿好了习题册就走了,卡米尔一遍一遍的说着埃米的名字。
“埃米,我记住你了。”
“让我感兴趣的男生,我一定要追到手。”
第二次见面是在学校里,埃米抱着习题本躲在暗处看着卡米尔,本以为不会被发现到头来还是被卡米尔抓了个正着。
卡米尔拽住了埃米的马尾辫子,埃米吃痛一声回头:“啊!”他受到了严重惊吓,自己观察卡米尔被卡米尔发现了怎么办?
“嗨!卡米尔学长,今天天气真好啊!”
“你在观察我?”
“啊啊啊怎么办怎么办?没有没有……”
“你很可爱。”
“啊啊啊啊卡米尔学长夸我可爱了!啊啊啊……”
埃米捂住的涨得通红的脸仓皇而逃,在卡米尔眼里就像一只小仓鼠一样蹿的飞快,但蹿进了他的心里。
那个时候卡米尔对埃米的感情越来越明确,他觉得埃米是自己看中的人,他一定要把埃米追到手成为自己的恋人。
卡米尔直直走向埃米,埃米一脸懵逼的头上冒着气,立即反应过来指着自己不会解的习题:“卡米尔学长,这个……超不好解的。”
“其实这道题很好解啊……就这样……(还没上高中的我忽略掉了)”卡米尔用手指着那道题认真仔细的向埃米接受到,埃米感觉自己的心“扑通扑通”的快要跳了出来。
为埃米讲完题后卡米尔便转身为别的学弟讲这题,埃米露着幸福的笑容抱着习题本。
雷狮今天又打架了,虽说是他答应了不避免受一点伤身上擦破了一点皮脸上也有些发肿。在他眼里每次打架留下的伤痕都是他的荣誉的象征,即使被记过处分叫上了家长但还是感觉到荣誉。
先去了医务室做了处理,然后就被记上的名字了。
因为家人去了外国到处环游的原因,雷狮的监护人只有大哥卡米尔,因而上次老师让他叫上家长来的时候卡米尔抱住书一步一步走了上来。
“老师你好,我是雷狮的哥哥卡米尔。”
当老师看到还抱着的卡米尔的时候不由得一惊:这不是高中部全校第一的卡米尔吗?这抱着书是刚从学校赶到这里来的吗?是不是干扰了人家学习?
“咳,没什么事,快回去学习吧。”老师捏了一把汗拍着卡米尔肩膀说道:“对不起打扰你上课了。”看着老师如此模样雷狮觉得特别好笑,以后老师都不敢给自己记过了吧?
“雷狮,你的监护人只有你的哥哥吗?”
“是啊!只有我哥哥。”
老师叹了一口气挥了挥手示意雷狮回去,雷狮感觉爽爆了。
这次说过记了过但并没有叫家长,只是让雷狮回家反省一天。对于雷狮来说回家反省是好事,所以他得意洋洋的走在回家的路上。
“安迷修!”吃着面包的安迷修听到雷狮的声音咬着面包就赶去开门,门打开后面包掉了……
面包掉了……
包掉了……
掉了……
了……
“啊啊啊啊……”安迷修捡起面包接近疯狂:“我的面包啊……啊啊啊啊……”安迷修抱着面包大哭着。
“幼稚,喂!你在干什么?”雷狮看着将面包放进自己种的盆栽里埋起来的安迷修嫌弃的说着,安迷修擦了一把眼泪缓缓对雷狮说道。
“它生前是个好面包,我希望它在天堂上能够……”
安迷修话还没说完就被雷狮狠狠的踹了一脚:“安迷修你是傻的吗?脏的面包皮扒下来不就还可以吃了吗?你还跟个傻子似的把面包埋土里了!”安迷修想到后抱着埋着面包的盆栽嚎啕大哭。
“傻子吗?”雷狮看着抱着盆栽的安迷修嫌弃的说着,随后踢了安迷修一脚。
“傻哔安迷修,我大哥现在也应该放学了,陪我去找大哥!”
安迷修把盆栽放下点了点头,这心情变得还真快……放学后的卡米尔挎着包走出了校门,总感觉有人在跟踪着他——埃米,他早就已经发现了。
不得不说埃米真的很不擅长伪装呢。
卡米尔装作没发现走出了校门,一走出就听到了雷狮的大嗓门:“大哥!这里这里!”卡米尔抬头一看,雷狮和安迷修在那里向他挥着手,卡米尔向他们挥手的方向走去。
“你们来干什么?”卡米尔指着雷狮和安迷修问道,雷狮抱住了卡米尔试图向卡米尔撒娇但卡米尔仍保持着面瘫的表情。
“大——哥——我——要——吃——烤——串——”雷狮用自以为很可怜的表情拽着卡米尔的衣袖,见卡米尔仍没有任何反应便装的更加可怜的看着卡米尔。
“……”卡米尔仍保持的严肃的表情,继续的走着,雷狮见大哥并没有任何想带他去吃烤串的意思失望的跟在了卡米尔身后。
“卡米尔,这就是你的弟弟雷狮吗?”卡米尔的同学指着雷狮问道,卡米尔点了点头用嫌弃的眼神看着雷狮摆出“我并不想他当我弟弟”的表情。
“小弟弟~我是卡米尔的同学哦。”同学捏了一把雷狮的脸对雷狮说道,听到“小弟弟”这个词雷狮感觉特别的不爽。
“我才不是小弟弟!我15岁了!”
雷狮的话语只在同学眼里感觉特别可爱,揉了一把雷狮的头发,把雷狮的头发都揉乱了但同学感觉特别享受。
“我不是小孩子!”雷狮将近炸毛的对卡米尔的同学说道。
“卡米尔,你的弟弟好可爱啊!”卡米尔的同学趴在卡米尔耳朵里说道。卡米尔眼神里流漏出满满的“我弟弟可爱个鬼”的表情,而雷狮现在正在向安迷修发泄。
“安迷修,他说我是小弟弟!让我打一下”
“安迷修,他捏我脸!让我打一下。”
“安迷修,他揉我头发!让我打一下。”
安迷修感觉很无奈,被雷狮那么狠狠的打很疼的啊!
刚刚走出校门的埃米动摇着,他……想跟卡米尔告白……
但他不敢——万一被卡米尔拒绝了又会怎么样?挖个洞钻地里?如果被拒绝他会特别尴尬啊!但如果被答应了……怎么可能?卡米尔才和自己碰过几次面啊!暗恋那么多年一直憋着不说也不行啊。
算了,再考虑一会儿。
“卡米尔你很不喜欢你弟弟吗?”
“不是。”
“那为什么看起来很嫌弃你弟弟呢?”
“只是觉得他有的时候有些烦。”
“你弟弟多可爱啊!”
“可爱就怪了。”
雷狮并没有听到卡米尔和同学说的话,但还是感觉很气大哥的同学说自己是小孩子。难道15岁很小吗?
送走了同学后卡米尔听到熟悉的声音,是他吗?他一直想要追到手的人。
“卡米尔学长!等一下……”那个人扯上了卡米尔的围巾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卡米尔回头看到了那个人——埃米!没错,埃米想清楚了,担心被拒绝还不如来尝试一下向喜欢的人告白。
“埃米?什么事?”卡米尔抱有一丝期待的看着埃米,埃米涨红着脸缓缓向卡米尔开口。
“那个……那个……卡米尔学长……我……我喜欢……喜欢你。”卡米尔震惊了几秒后露出了笑容,牵住埃米的手飞奔着。
“卡米尔学长……你等等!你答应了吗?”埃米喘着气搭上卡米尔的肩膀对卡米尔说,卡米尔停顿了好几秒都没有回答使埃米感觉自己的心“彭彭”的跳动着使自己的心都要跳出来了。
他很期待卡米尔的回答。
“我答应了。”卡米尔吻住了埃米的唇回答道。埃米在心里感到惊喜,是不是这就代表我们从此就是恋人了?
“我们去蛋糕店吧。”卡米尔笑着对埃米说,卡米尔的笑……特别的好看使埃米有些发愣。
“哦……嗯……好啊!”埃米回过神对卡米尔说:“是约会吗?”卡米尔点了点头使埃米快要升天了。
“安迷修!我大哥怎么一转眼就没影了?”就一会儿就不见卡米尔踪影的雷狮拍着安迷修的背问道。
“我怎么知道?走,我带你去吃烤串顺便去游乐园玩玩。”安迷修摸着雷狮的头说着,随后传来雷狮的欢呼声。
“好耶!还是安迷修对我最好了!”
安迷修看着雷狮如此可爱的表情露出了宠溺的笑容,这个叫雷狮的少年真像个孩子啊!是值得他守护一辈子的人。
“给我来瓶啤酒。”雷狮对烧烤店老板说道。安迷修不满的看着雷狮,他这个未成年喝会伤身体吧?一到烧烤店就要啤酒,喝坏身体了怎么办?
“未成年不可以喝酒。”
“蛤?老子想喝什么就喝什么要你管老子?”
安迷修劝不过雷狮叹了一口气,任凭雷狮一边大口大口的吃烤串一边大口大口的喝啤酒,自己只是露着宠溺的笑容看着雷狮。
“安迷修,你不吃吗?”雷狮向安迷修挥了挥烤串对安迷修说。安迷修笑着摇了摇头,只是一下一下的抚摸着雷狮的头。
“安迷修,你干什么?”
“给小狮子顺毛。”
雷狮满足的走出了烧烤店,安迷修紧紧牵住了雷狮的手奔向游乐园。
“雷狮,你应该很喜欢这个海盗船吧?”安迷修指着海盗船拍了拍雷狮的肩膀问道。
“本大爷怎么会喜欢这么幼稚啊?”雷狮摆出“我玩什么设施都不玩海盗船”的神态。安迷修只是轻笑一下,他相信雷狮一定会变心。
下一秒……
“哦耶!本大爷有船了!我要给这个船命名为羚角号!”铁骨铮铮雷狮,安迷修由此想着,他看到的另一头的旋转木马。
“我安迷修有马了!”这两个人有如智障一般完了一个下午。
回到家敲门,开门的是一个扎着黑色长马尾的男生。
“哇啊走错了!抱歉啊!”安迷修刚要走就被卡米尔拽了回来,示意两人并没有走错。但安迷修和雷狮不知道为什么卡米尔告白的男生来到了家里。
“大哥,这是?”(雷)
“这是你嫂子。”(卡)
“大哥你有恋人了?”(雷)
“嗯。”(卡)
“我……我……”(雷)
“你不认你这个嫂子我就把你看雷安R18的事告诉安迷修。”(卡)
“嫂子好!”
自从埃米成为雷狮的嫂子后雷狮总是想法设法的讨好埃米,想要嫂子告诉大哥对自己好一点(主要还是想要大哥给自己买烤串)。
但即使埃米说了也没有用,卡米尔只是恶狠狠的瞪了一眼雷狮然后抚摸着埃米的头说:“不要听我弟弟的话,他只是在讨好你。”
“但你弟弟给我了好多芒果味的甜品呢。”埃米兴奋的将甜品全都贡献给了卡米尔,只见卡米尔拿起了甜品看了几眼冷冰冰的对雷狮丢了一句。
“这个月没有零花钱。”(因为雷狮的零花钱都来自于卡米尔)
然后和埃米一起吃光了雷狮给埃米的甜品,雷狮瞬间感觉自己可能有个假的大哥,然后投入了安迷修的怀抱。
“安迷修,人家超想哭的要抱抱。”安迷修无奈的任由雷狮坐在自己身上。
———————后面有补加————————
卡米尔从没有想过,自家弟弟雷狮的恋人会是个男的,而且是自己高一时的哥们——安迷修。
那天里雷狮激动的把一个男子带回了家,刚进门卡米尔就看到了那个男子无比熟悉的面孔,雷狮指了指安迷修向卡米尔介绍道:“大哥,这是我的男朋友安迷修;安迷修,这是我大哥卡米尔。”
“安迷修?这人我好像知道。”
“卡……卡米尔?”
下一秒安迷修激动的抓起了卡米尔的手:“真的是你吗卡米尔?我的高中同学?”卡米尔一脸嫌弃的一把挣开了安迷修。
安迷修是卡米尔的高中同学,两人差了一岁。安迷修因为上学晚了一年的原因而17岁才上高一,不仅这样刚刚报道那天就要和同班的卡米尔称兄道弟。
认识了安迷修后卡米尔感觉他简直太奇怪了,居然在上课的时候还拿着手机调的声音很大的放着小马宝莉,结果被老师一下子就发现了而没收了安迷修的手机。
当天安迷修跪在老师腿边,扯着老师的裤脚死缠烂打的恳求老师将手机还给他(说自己不能没有小马不然就会死掉)。
老师受不了安迷修的死缠烂打而将安迷修的手机还给了他,然后安迷修一拿到手机就打开了视频软件,第二天仍然在上课时看小马宝莉,只是看着比较谨慎了。
另外,看小马宝莉可以不说还经常去撩班里的很多女生,虽说经常被扇巴掌但仍然喜欢撩班上女生。
他偶尔还去撩别的班上的女生而被女生告诉老师然后她班的老师又告诉安迷修班上的老师而让安迷修停课回家反省。
高二时安迷修被休学了(原因是总是上课看小马宝莉和撩别的班女生),卡米尔再没见过安迷修。
然而现在……不知道这家伙还是不是高中时期那个样子。
“安迷修,你是怎么认识我弟弟的?”卡米尔看了一眼安迷修问道。
“网上认识的,我们应该是网恋吧?”安迷修老实的回答道:“之后雷狮要我跟他见一面,我没想到原来他才15岁啊,真是可爱。”
“卡米尔,我作为你的高中同学现在还是你的弟夫,你可不可以……让我搬来你这里住啊?”安迷修用那卡米尔感觉很恶心的表情对卡米尔请求道。
他这表情真欠揍……卡米尔至今都不知道当时是为什么答应的安迷修了,现在感觉特别的后悔当时为什么答应安迷修过来住了。
某天里,卡米尔在打扫雷狮和安迷修的房间时看到了一个写着“雷安R18”的精致的本子,翻开一看一堆雷安的H图和雷安的H文。
卡米尔将那个本子藏了起来,他感觉好像找到了雷狮的把柄——就是这个R18,如果他把自家弟弟看雷安R18的事情告诉了安迷修……
不敢想象安迷修会做什么。
门外传来了拿钥匙开门的声音,然后熟悉的声音传了进来,雷狮一回到家就将书包丢的远远的:“啊……终于放学了,这时候就应该在家打游戏啊!”
卡米尔看着自己房间里连着电的电线,毫不犹豫的将电线拔了下来,然后瞬间一片黑暗。
“哎?大哥!大哥!家里停电了吗?”雷狮见突然一片漆黑的房间摸索着找着卡米尔说着,卡米尔默默的拉过雷狮,把他拉到自己的房间。
卡米尔让雷狮去拿书包,跟他打开手电筒一起做功课。
然而雷狮并没有注意到那被卡米尔拔掉的电线。
………………………………………………

评论(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