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曰夜言_

性别男,性格女





混凹凸等第三季,玩恋与制作人
已退游王者荣耀
天蝎座,生日在10月28日(希望有人知道我生日)
写文较短且低幼习惯就好
实力卡吹帕吹黑金吹
凹凸cp卡埃安雷佩帕凯艾 凯柠凯雷祖金幻
雷点雷卡安艾埃艾
逆向卡雷不讨厌,会偶尔看看但不会产粮
过激卡左,卡右通通屏蔽
炒鸡喜欢病娇黑化呐
偶尔会比较丧,不要在意

他是我恋人

☆ABO设定,cp主卡埃,微佩帕
☆天才罪犯卡x拖稿作者埃
☆现代设定,卡米尔20岁埃米18岁剩下年龄对号入座
☆弱化了警察这种高大上的人物是我的错,我写的文没一个不避免OOC的
…………………………………………
雷狮所属的组织,是人人惧怕的犯罪组织。其中雷狮的弟弟卡米尔负责清场,帕洛斯负责清除死者身上的伤口留下的的痕迹(帕洛斯是忠诚的设定),佩利负责处理掉尸体,而他们的老大雷狮——负责杀人。
雷狮杀人是有目标的杀的,大概按着楼层杀,比如说有的时候专门杀6楼的人有的时候专门杀4号的。雷狮所属组织习惯在晚上行动,一般见他杀人都是在楼房上空破窗而已的拿出齐全的道具直接杀死那表情一脸惊恐的人。
无辜的群众很惧怕雷狮,担心那天被雷狮选中并杀死。有些丧失亲人的死者家属哭丧着脸报警说了这个严重的事情,警察曾尝试着逮捕雷狮但最终了结果总会是雷狮逃走。
一直跟着雷狮四处杀人的卡米尔内心还是很善良的,帕洛斯和佩利都跟着雷狮杀过人而卡米尔从没有去凑热闹去杀人,一直都是站在那里看着他们等着他们杀完再处理血迹和雷狮留下的脚印等什么容易被发现的线索。
但卡米尔也没有阻止过他们杀人,那是大哥喜欢他无权干涉。
除了杀人外,雷狮还会去抢劫烧烤店杀掉烧烤店老板来劫光店里上好的烤串和啤酒。偶尔雷狮也会为员工着想去劫一些炸串烤肉或是蛋糕之类的。
忘了说他们的第二性别和信息素了。杀人抢劫的雷狮是Omega(伪装成Alpha),信息素朗姆酒,恋人安迷修是Alpha,信息素面包,已逝;负责清场的卡米尔是Alpha,信息素新雪;负责清除伤口留下的痕迹的帕洛斯是Omega,信息素丁香花,恋人是佩利;负责处理掉尸体的佩利是Alpha,信息素海水,恋人是帕洛斯。
雷狮的恋人安迷修遭人陷害而死了,但这不是雷狮杀人抢劫的原因。雷狮经常捧着安迷修的遗照喃喃自语,嘲讽安迷修当时多么傻,眼泪时不时从眼睛里流出来。
卡米尔看着这样的场景不自主的捂住了心口。他从来没有看过雷狮大哥这样哭过一次,为了这个整天撩妹的恶心帅——那个他很讨厌的安迷修的死亡而哭,值得吗?
卡米尔很不理解。
过了一会儿,雷狮放下了遗照擦了把眼泪把遗照放好,准备好齐全的工具叫了一声一直在门外的卡米尔让他叫上帕洛斯和佩利去抢劫烧烤店。
“卡米尔,叫上帕洛斯和佩利去抢劫烧烤店。”雷狮拍着卡米尔的肩膀说着,卡米尔点了点头很快把帕洛斯和佩利叫来了。
雷狮一直有个疑惑:为什么卡米尔不和自己和帕洛斯佩利一样穿黑色的衣服,却一直都穿着他的绿色马甲和连体衣戴着显眼的绿色帽子,这样很容易这黑夜里暴露啊!
“卡米尔,你为什么不穿黑色的衣服啊?你这样很容易暴露的。”雷狮看着卡米尔身上的装束对卡米尔说着,卡米尔稍看了几眼自己的装束漫不经心的说着。
“他们是不会在意我的装束的。”
“也不会注意我这个人。”
这莫名的悲伤使雷狮尴尬的笑着结束了这个话题,这个从小经历痛苦的弟弟一直视自己为唯一……是个很成熟的孩子,现在也时不时露出悲伤的神色。
也不知道卡米尔到底在悲伤些什么。
刚刚抢劫完烧烤店的雷狮只走出店门几步就被枪口对着,这警察是怎么发现我们的?武器都在卡米尔那里,现在……只能逃了。
雷狮拿开对着自己的枪狂奔着,警察坐上警车在后面追着。刚刚从烧烤店走出来了卡米尔看到了远去大哥被警察发现狂奔的背影瞳孔猛然收缩。
“大哥……被发现了!”卡米尔拿好了装着各种武器的盒子追了上去,刚刚从烧烤店出来的帕洛斯佩利一脸懵逼。
“糟糕!佩利,我们跟着追!”帕洛斯很快明白了现在的情况对旁边的佩利着急的说着,空气中散发着一股海水味。
“佩利,把你的信息素收一收!”帕洛斯捂住鼻子对佩利说着,对于这个把自己永久标记的21岁男子的信息素帕洛斯很敏感。
发情了要按时打抑制剂,帕洛斯从被佩利标记中领悟到一个作为Omega必须知道的理论,为了防止发情期没有抑制剂帕洛斯一直把抑制剂带在身边。
所以现在想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干什么?尽力追啊!卡米尔和雷狮会被捉去的啊……帕洛斯这么想着,但身边的人总是时不时释放信息素使帕洛斯有点腿软。
“帕洛斯,你怎么了?”佩利看着渐渐止步的帕洛斯关切的问道。
“蠢狗……你快把信息素收起来……”帕洛斯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身体颤抖着对佩利说着,身上散发出一股丁香花的清香。
“帕洛斯,你身上有股清香的味道。”佩利背起帕洛斯漫不经心的说着。
“闭嘴!再不快点老大他们会出事的!”帕洛斯一把捂住佩利的嘴说着。
“大哥……”卡米尔到场的时候看到的是雷狮捂着肚子上的伤口狼狈的样子和那警察拿着枪的样子,好在雷狮貌似还没有死。
“卡米尔快走!不要管我!”雷狮看到卡米尔跟上来冲着卡米尔大喊着。话刚刚说完雷狮就被警察当着卡米尔的面连打了好几枪,雷狮倒在地上眼前一片模糊。
恍惚中雷狮听见卡米尔恐惧的尖叫声:“大哥!!!!”意识越来越模糊了,他是不是很快就可以去找安迷修去了呢?雷狮这样想着面带笑容的闭上了眼睛。
卡米尔突然表情一变从盒子里拿出一把手枪冷笑着:“呵呵……我说,愚蠢的警察啊……”手中的枪高举着对准警察。
“在我面前杀死我大哥很好玩吗?!”卡米尔接近疯狂的对警察大吼道。愤怒的对着那杀死雷狮的警察连开数枪,打出去每一枪都打的很准。
他卡米尔,拿枪打死了警察。警察,开枪打死了卡米尔的大哥雷狮……这样算是为大哥报仇了吧?即使自己杀死了警察,呵……警察又怎么样?只要杀死大哥的不管是谁都应该去死!
卡米尔这么想着又对警察开了几枪,跪在了雷狮身边看着雷狮笑得很开心的表情和紧闭的眼睛。
“大哥,都怪我呢……如果不是我穿的显眼的衣服暴露了行踪你就不会被警察发现吧?如果我再快一点……你是不是就不会死了?我除了你……真的什么都没有了啊……”卡米尔说着说着就哭了,哭的撕心裂肺。
不知哭了多久。卡米尔从地上站了起来,他的眼睛有很大部分由那如星辰大海般的颜色变成了黯淡无光的血红色,擦掉了眼泪“哈哈哈哈哈……”的笑了。
卡米尔将打死警察的枪装进了盒子里,这时帕洛斯和佩利刚刚气喘吁吁的赶了过来:“卡米尔……”他们很快注意到了警察和雷狮的尸体。
“卡米尔……老大死了?被警察杀死了?”帕洛斯从佩利身上下来对卡米尔说着,卡米尔点了点头。
“真是可笑啊……作为一个警察居然没有穿防弹服,结果还不是被我打死了?帕洛斯佩利……清理掉这个警察的尸体,现在留不留下来自愿。”卡米尔淡淡的说着。
“知道了,我们……会留下来的。”帕洛斯说着清理着警察的伤口的痕迹,身上总有一股清香的味道传来。
“卡米尔,帕洛斯好像发情了。”佩利走到卡米尔身边说着:“看他身上总有一股……丁香花的味道。”
卡米尔只是瞄了那么一眼淡定的说着:“他有抑制剂的,因为现在只有他一个Omega。”
清理好了伤口留下的痕迹的帕洛斯将尸体丢给了佩利,现在佩利可以随便的处理这个尸体而佩利愿意丢到哪里就丢到哪里。
回到了家(卡米尔帕洛斯佩利同居)的卡米尔脱下了身上穿的衣帽围巾,放到了火炉中烧毁:“如果当时没有穿这显眼的衣服,大哥就不会被发现了吧?”
接下来的日子里,负责杀人的变成了卡米尔。
卡米尔换上了一身黑色的衣服,带上了新的黑色帽子,曾经很喜欢的红色围巾也已经被自己烧了换上了黑色的围巾。现在已经失去了雷狮大哥的卡米尔比雷狮大哥还无情,不是有目标的杀人,而是到了谁家就杀谁。
现在的卡米尔没有任何顾及,无情无义冷血残酷的……已经杀掉了好多无辜的人,偶尔还会杀很多退休或是被辞退的警察——因为大哥的死亡卡米尔已经恨透了警察了。
警察知道了卡米尔接手雷狮继续杀人抢劫的事件,卡米尔比雷狮还难逮捕这点警察深深地了知道——因为试图逮捕卡米尔的警察最终都被卡米尔杀死了,有些警察已经选择把卡米尔的事件放在最后有些警察仍然在一味地坚持着逮捕卡米尔。
某天里卡米尔为了让试图逮捕自己的警察放弃着逮捕自己的想法,故意的让警察抓住了自己。
审讯中。
“卡米尔是吧?”
“嗯。”
“年龄?”
“20岁。”
“这么个大好年龄就选择犯罪这条道路啊?”
“你最好闭嘴。”
“为什么选择犯罪这条道路?”
“……”
卡米尔沉默着用泛着血红色的眼睛瞪着警察,“你倒是说话啊!”警察被卡米尔的那双眼睛有些吓到,仍然强忍着心中的恐惧这么说着。卡米尔继续沉默着撇开视线看向自己的手铐,突然露出骇人的笑容。
“你……你在笑什么?”警察惊恐的看着卡米尔说着。
“笑你们简直是太——蠢——了——”卡米尔歪着头拉着长音说完又露出了那令警察都害怕的骇人笑容。没用太大力气就挣开了手铐,拿出随身携带的枪对着那对他来说很可笑的警察打了几枪后破窗逃走。
就这样,又一个警察被卡米尔杀死了。
“提防‘深夜罪犯’卡米尔”这个新闻传播遍布,有些人吓得很早就睡觉;有些人并不相信卡米尔会来杀自己;有些人嘲讽着新闻死板,什么“深夜杀手”卡米尔……可能这个叫卡米尔的人根本不存在,那些人心里是这么想的。
“啊……这新闻真是无聊呢……”披散着乌黑的及腰长发的男生这样想着。
这个男生名叫埃米,18岁。高中毕业后姐姐艾比并没有继续上大学,而是选择在一家BL杂志社当编辑,鉴于自家弟弟从小喜欢写文章常在某软件发布BL同人文很受追评的原因签约了弟弟埃米。
所以现在埃米既是BL写手又是作家,本来只想发布同人文的埃米被姐姐签约当作家他的内心也是崩溃的……但姐姐已经把自己签约进去了现在负责写BL小说,埃米会在空闲功夫写写同人文。
他……埃米,经常拖稿把姐姐气个半死。
埃米和既是自己责编又是自己姐姐的艾比的日常大概是如下这样。
一个悠闲的清晨。埃米喝着肥宅快乐水在愉悦的看着电脑上看着自己喜欢的番,开小窗一边看番一边看埃米的粉丝夸自己的美好评论,哼着歌一个一个的回复着粉丝们。
我的粉丝真是可爱,埃米愉悦的想着。
埃米打算再为可爱的粉丝们更一篇文,准备再写几篇文出个同人本子。他不愁没有帮忙画封面插图吧唧或是海报明信片什么的,因为这是早就已经定好的了,埃米自己作为“大佬”认识很多的“大佬”而且那些“大佬”很愿意帮着埃米出同人本子。
放着自己喜欢歌曲“啪嗒啪嗒”的打着字,一边打字一边喝着自己的肥宅快乐水(一手打字一手拿饮料),啊……生活真美好啊!埃米美美的笑着。
已经快码完了突然来了电话,应该是姐姐吧……埃米放下手中的肥宅快乐水拿起了电话,确实是姐姐艾比:“喂,姐姐。”
“埃米,这都快要截稿了你一点没动笔吗?”艾比的大嗓门传进电话里,埃米无奈的摇了摇头下一秒用在艾比眼里很欠揍的语气对埃米大声说着。
“我就是不写略略略~写同人也不写你能把我怎么样啊!不就是稿子嘛……我明天再交!”埃米说完就挂了电话。这么皮一下特别开心,挂完电话的埃米继续写着没差几个字的同人文。
对面艾比已经快被自己日常拖稿的弟弟气死了 ,“反正埃米那臭小子已经说了明天交稿了。”艾比喃喃自语说着,算了……信他那么一回。
发布完新文章的埃米继续看着自己喜欢的番剧,对于埃米来说他的日常就是看同人看番写同人文吃饭睡觉……哦对,还有日常拖稿气老姐。
写同人文也不写小说新章节!气死老姐!
晚上埃米终于想起了他自上次截稿完交稿就没怎么写过小说的新章节,想想只码了不到五千字吧?埃米坐在软软的垫子上摆弄着自己的平板电脑码着字。
只码了四千多字就准备睡觉了。
第二天埃米被姐姐的电话震醒,睡眼朦胧的接了姐姐的电话:“喂,老姐我刚醒。”
“还刚醒?!臭小子你不是说今天交稿吗?稿子呢?”艾比惊讶的对埃米用着她的大嗓门。埃米“哈哈哈”的笑了,没想到这个傻姐姐还真的信了他随口说说的话。
“啊哈哈哈哈……老姐你还真信了!我的稿,还没写完!在等半辈子我就交稿了你等吧!”埃米说着挂了电话,姐姐已经这样被自己骗了很多次了呢。
埃米说着继续开小窗看着番剧和粉丝评论,完全感觉不到无聊。
忘了说埃米艾比的第二性别和信息素了。埃米的第二性别是Omega,信息素是桂花,暂时没有恋人;艾比的第二性别是Beta,信息素是肥皂,仍然是暂时没有恋人。
艾比很想要找个恋人啊……她看上的金整天跟着自己的发小在一起,自己完全没机会勾搭,记得金应该是Alpha吧?一定是!在艾比眼中金是总攻而且是个大酷哥!
以前她是很想成为金的恋人,但现在她只想着金一定是个攻!是Alpha!那个芦荟头是Omega,被金哔了还很快要给金生孩子了!(都为艾比的想象)
没错,现在的艾比是个腐女。艾比去当BL杂志的编辑是因为她被某个名叫“星月魔女”的网友带成了腐女,发现弟弟是个腐男后就很激动的把弟弟签约了。
弟弟好像是个Omega,哟……Omega!弟弟会不会找到自己心爱的Alpha为他生孩子呢!弟弟不会让自己失望的!哎?算了……这句“不会让自己失望”还是收回吧。
转眼截稿时间就在明天了,埃米仍然在吃喝玩乐,被姐姐艾比发了微信提醒后才慌了。
“啊啊啊怎么办?明天写不完会被骂死的啊!这几天就在看番写同人的都没写多少啊……姐姐就是个混蛋叫我非得签约这个杂志社,让我好好的写同人做同人本子不行吗?”埃米这样碎碎念说着。
现在还能怎么办?熬夜赶稿子啊!电脑里有弹出了“深夜罪犯”卡米尔的消息,埃米感觉自己快要疯了……“深夜罪犯”来杀了我我也愿意啊!赶不完稿子和死有什么区别!
深夜,埃米“啪嗒啪嗒”的敲动着电脑键盘,不知为什么想起“深夜罪犯”卡米尔这条新闻有点发颤……啊呀都是假的啦!老实写文就好了!虽说埃米这么想着却还是颤抖着手搜了卡米尔的有关资料。
“冷血无情的罪犯,见到他一定要报警”“天才罪犯,杀死了数个试图逮捕自己的警察”“令人发颤的眼睛,骇人的笑容”我的天哪这卡米尔还是人吗?警察都敢杀?
埃米越想越害怕,打字的手都在颤抖。放起了自己喜欢听的歌才勉强可以继续写下去小说新一章节。
深夜零点,卡米尔坐在楼顶观望着。很多楼层都是关着灯的:“嗯……大多人都睡了。”卡米尔低声说着。
卡米尔打破了某家人的玻璃,进去了那人的屋里。他没想到的是那家人的人居然还没睡,卡米尔不是没杀过还没睡的人所以仍然打算杀了那人。
卡米尔悄悄地走进了那人的房间——靠房间里“啪嗒啪嗒”的声音确定。
悄悄把门打开捂住了那人的嘴,“唔唔唔……”那人受到了惊吓,不停的挣扎着。嗯,你们没猜错!那人就是深夜赶稿的埃米。
“放开我!”埃米试图拿键盘砸卡米尔,没等砸卡米尔就放下的捂着埃米嘴的手,用泛着血红色的眼睛看着埃米。
“你……你是……‘深夜……深夜罪犯’……卡米尔?”埃米颤抖的看着面前的人说着。
“是我又怎么样?你最好不要知道那么多……”卡米尔冷淡却有带有磁性的声音说着,声控的埃米听着这声音不由得老脸一红。
“你个混蛋都快死了脸红什么啊!”埃米在心里想着:“遇到卡米尔怎么办?报警!报警啊!”埃米拿出了手机欲拨打“110”却被卡米尔的刀架在脖子上。
“不想死的话就不要报警。”卡米尔用警告的语气对埃米说着,埃米颤抖着手机掉在了地上。
这时埃米突然感觉身上一股桂花味,而且身上突然好热好热……不会吧?他发情了?在这个时候?该死啊!
“哦?是个Omega吗?有意思。”卡米尔露出了新闻中所说的骇人的笑容。卡米尔释放出了自己的信息素,是新雪的味道……
精神有点恍惚的埃米闻到这味道还以为这一个大夏天居然会下雪,涨着脸抓起了这个自己并不认识的罪犯卡米尔的衣领:“我要……我要……抑制剂……抑制剂……”
看来这个Omega没有抑制剂,但又跟怎么有什么关系呢?卡米尔解开了埃米衣服扣子,并且把刀架在埃米的脖子上。
“你……你要做什么?”埃米颤抖着对卡米尔说着,他的腿很快就软了瘫软在了地上脖子上被划出一点血。
“让我杀死了你或是让我哔了你,选一个吧。”
“话说我还没犯过这种罪。”
埃米脑子一片混乱,他既不想死也不想让自己的第一次给这个陌生的人。
那他……还能怎么办?
———————TBC———————
啊啊啊我弱化了警察啊!会不会被喷?

评论(20)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