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曰夜言_

性别男,性格女





混凹凸等第三季,玩恋与制作人
已退游王者荣耀
天蝎座,生日在10月28日(希望有人知道我生日)
写文较短且低幼习惯就好
实力卡吹帕吹黑金吹
凹凸cp卡埃安雷佩帕凯艾 凯柠凯雷祖金幻
雷点雷卡安艾埃艾
逆向卡雷不讨厌,会偶尔看看但不会产粮
过激卡左,卡右通通屏蔽
炒鸡喜欢病娇黑化呐
偶尔会比较丧,不要在意

他是我恋人(续2)

☆ABO设定,cp主卡埃,微佩帕
☆天才罪犯卡x拖稿作者埃
☆现代设定,卡米尔20岁埃米18岁剩下年龄对号入座
☆弱化了警察这种高大上的人物是我的错,我写的文没一个不避免OOC的
…………………………………………
生活回到了原点,通过动漫同人和粉丝的支持埃米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拖稿战争。
他最近喜欢上了好多好玩的游戏,生活除了宅在家里看番剧就是宅在家里养纸片儿女——就算是个男性肥宅(只有宅没有废)又怎么了?活在虚拟世界还是比活在极度压力的三次元世界好的多。
其实看起来埃米忘记了那段痛苦记忆,其实在这污点在埃米心里无法抹去。
自那那天开始埃米有了理由请假去心理咨询——其实埃米根本没有去找心理医生心理咨询,只是找个理由休假可以不用赶稿罢了。
稿费照常给,埃米偶尔还可以约一约同人文稿赚点零花氪金……如果没有这写文天赋他就是个废人了呢!上帝给自己这么一大天赋当然要好好运用啦!
埃米已经请假快半个月了,因为埃米迟迟没有交稿艾比都被主编骂的都要崩溃了。
“这个衰仔还要请假到什么时候啊!心理咨询需要那么久吗?”艾比编辑着手中其他签约作者的稿子抱怨道,埃米都缺稿好多期了啊……
“主……主编……埃米还在请假仍然没有交稿……”艾比试图向主编告状,埃米的读者已经私信自己催稿好多期了。
“啊那个啊……忘了跟你说了艾比,从今天开始要休假一段时间。”主编涨红着脸对艾比说着,艾比仿佛如五雷轰顶的愣在了哪里。
“主编,为什么?”
“因为……我发情了。”主编这么说着不自然的释放出了信息素,艾比愣了愣很快反应了过来。
“这个编辑部只有我一个人不知道主编是Omega吗?”艾比一脸懵逼的在心里想着。
“艾比是Beta对吧,没见得你身上有过什么信息素的味道。”主编不自然的将手搭在艾比肩膀上有点尴尬的说着。
“啊……嗯……”自己的第二性别不是什么保密的事情,编辑部很多人都知道了。
埃米真是捡便宜了,编辑部放假了……主编可能有自己的Alpha回家过夜生活去了呢!啊呀想想画面感就刺激。
埃米在玩全息VR游戏的时候艾比突然来了电话,“啊……来电话来的真不是时候。”埃米摘下VR眼镜说着:“喂,老姐怎么了?”
“埃米,编辑部放假了。”电话里传来艾比有点激动的声音。
埃米听到这消息在心里不由得沾沾自喜,自己请假请的真是时候呢编辑部放假了呢。
“就算编辑部放假了你也不许不写稿!你的读者盼着新章节呢!”电话里传来埃米最最不喜欢听的话语。
“啊老姐我有心理阴影不能写稿,老姐再见!”埃米仍然用心理问题糊弄了过去,于是打开了笔记本电脑码出了一篇同人文以表示自己写同人也不写稿的倔强。
另一边。卡米尔在收拾大哥的遗物时发现一大本精装日记本,翻开了日记本看到的是那熟悉的字迹——是大哥的字迹!
(下方可能有种狗血爱情故事的感觉还有点OOC,不要建议可能是我水平不行)
“我遇到了已经到了这个世纪都还坚信着骑士道的笨蛋见习警官。那人说自己叫安迷修,第二性别是Alpha,信息素面包。
他是个见习警官,对于他这样的笨蛋我完全可以从他手里毫不费力的逃出来。
‘恶党’是他对我的称呼,我很喜欢这种称呼。
摊上我这样的天才罪犯,有些不怎么称职的警察都选择了把我的事件放在最后,而这个叫安迷修的笨蛋仍然在一味的坚持着逮捕我捉拿归案。
呵呵……他不知道他的想法有多么的幼稚吗?他只是个见习警官,而我——我可是从无数警察手里逃出的天才级罪犯。
我觉得他很有趣,莫名的想要接近他。
等等……我在想些什么?接近他这个试图逮捕自己的见习警官?飞蛾扑火吗?我的脑子坏掉了吗?
啊……可恶,现在脑子里怎么全是他啊!
不行,我要去见他。
但偏偏在我见到安迷修的时候正好发情了,嘁……作为一个Omega真是碍事——偏偏抑制剂还不见了。
安迷修有点慌乱了,被我的信息素吸引的他失去理智了。
毫无悬念,我被他哔——了个爽。
作为一个罪犯绝不能怀孕……但安迷修貌似带了那个什么东西的样子。
我……是不是爱上了这个叫安迷修的男人。
他被我带回了家,并向卡米尔他们介绍了安迷修这个人,帕洛斯和佩利还是挺热情的。
只是那个时候的卡米尔的表现怪怪的。
卡米尔好像很讨厌安迷修的样子,他悄悄把我叫了过去用他从没有过的语气说着‘大哥,我不喜欢安迷修’
虽说卡米尔口上说了他不喜欢安迷修,但却也没对安迷修做出些什么事情。
卡米尔最近表现越来越奇怪了,我很担心他会伤害安迷修。
但他貌似并没有伤害安迷修。
几天后安迷修和我失去了联系,几乎消失了的样子。
有天里我实在受不了了去找了安迷修,却有人告诉我他被陷害而死了。
我没有相信,只是不敢相信。
直到我在某天找到了安迷修的尸体。
安迷修走了,把我标记了本应该负责的。
但却还是……”
(PS:安迷修不是卡米尔杀死的,安迷修的死跟卡米尔没有任何关联。啊这个日记被我写的好狗血)
卡米尔看完了日记后把日记丢进了火炉烧掉了,血红色的眼瞳里倒映着点点火花。
“大哥什么都很了解我,仅有这一点……”
“他永远不了解,至死都不了解。”
房间里仅有“噼里啪啦”的烧火声,和卡米尔的低声叹息声……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