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曰夜言_

性别男,性格女





混凹凸等第三季,玩恋与制作人
已退游王者荣耀
天蝎座,生日在10月28日(希望有人知道我生日)
写文较短且低幼习惯就好
实力卡吹帕吹黑金吹
凹凸cp卡埃安雷佩帕凯艾 凯柠凯雷祖金幻
雷点雷卡安艾埃艾
逆向卡雷不讨厌,会偶尔看看但不会产粮
过激卡左,卡右通通屏蔽
炒鸡喜欢病娇黑化呐
偶尔会比较丧,不要在意

在爸爸生气边缘疯狂试探

☆我流卡埃儿子,儿子随妈嘛
☆年龄操作,欺负一下卡米尔会被打死
☆ABO设定
………………………………………
在卡米尔和埃米的孩子生下来到现在,卡米尔一直觉得孩子还是挺听话的。
孩子被取名为卡米埃——卡米尔取的,这名字使埃米对卡米尔到底姓卡还是姓卡米的定义的有点模糊了。所以卡米尔到底是姓卡名米尔还是姓卡米名尔啊!
孩子是个男生,长相极其像卡米尔,现在才刚满一岁不久。
这孩子没有呆毛。
“埃……”卡米尔刚要说些什么就闭了嘴,这孩子当然是卡米尔作为Alpha哔了埃米后埃米怀胎10月生出来的……卡米尔现在还被忘掉埃米痛到扯自己的j差点扯断的经历。
现在卡米尔倒是还挺喜欢这孩子的。脸软糯的像松软的蛋糕一样真想咬一口(人设崩了,一直在看管孩子都没有吃东西的卡米尔口水都滴在了儿子卡米埃的脸上。
“卡米尔你……你要吃孩子吗?”埃米从卡米尔手中夺过孩子拿出湿巾擦着孩子脸上的口水笑着“嘲讽”着卡米尔不好好带娃。
“啊哈哈哈哈卡米尔你也有今天啊!当了人父后人设都崩坏掉了!”
“你也不看看你自己,手一直在抖。”卡米尔指着埃米一直在颤抖的手直接的说着,用嘲讽的笑容看了一眼埃米。
“哇啊孩子的脸好软!芒果……(请问芒果是软的吗?)”埃米捏了一把孩子的脸后感叹着——卡米尔狠下心禁了埃米的芒果使埃米,口水也滴在了孩子脸上。
“啊呀……”埃米缓过来后孩子脸上已经都是那黏糊糊的口水,埃米慌乱的擦着孩子脸上的口水尴尬的笑着。
卡米尔憋笑着给埃米了一个嘲讽的中指。
(卡米埃:跪求我的心理面积)
教孩子说话的时候卡米尔还在纠结孩子对自己和埃米的称呼。埃米完全允许孩子叫他“妈妈”或者“母亲”之类的,毕竟他生的。
其实埃米头发散了跟女的没个区别(官方吐槽)。
在卡米埃上幼儿园的时候仍然特别听话,可爱的要死——毕竟还是孩子嘛。
“爸爸妈妈,我们学了一首新儿歌呢!我说给你们听怎么样?”在卡米尔和埃米去幼儿园接卡米埃的时候,卡米埃一路蹦蹦跳跳的和卡米尔和埃米说着。
“好啊~小埃真乖。”埃米笑着摸了一把卡米埃的头发说着,卡米尔看着自家媳妇对孩子露出如此甜的笑容狠狠的吃了自家孩子的醋。
“爸爸妈妈,你看我测试得了小红花呢!”又一天放学卡米埃兴奋的拿着画着大大的小红花的本子递给了卡米尔和埃米的手里说着。
“小埃真是爸爸妈妈的骄傲。”埃米露着那甜甜的笑容摸了摸卡米埃的头将本子装进了卡米埃的小背包里。
在某一天里卡米埃哭丧着脸走出了幼儿园,卡米尔和埃米忙慌乱着拍着卡米埃的背问着他怎么了。
卡米埃一脸委屈的样子扑进了埃米怀里抽泣着说着:“爸爸妈妈,我测试不合格被老师打手板了。”
“好啦好啦别哭了……没测试好的话下次努力就好啦!”自从有了孩子埃米越来越像个女的了,卡米尔深表无奈但也没办法。
埃米越来越宠孩子了,卡米尔感受到了失宠的感觉。
卡米埃上小学了,仗着埃米宠他开始有意无意的在卡米尔生气的边缘疯狂试探。
只是有天卡米埃的伯父雷狮(爸爸的哥哥应该是叫伯父吧)来看卡米尔,正好看见了卡米埃手中毁掉的船模。
如果不是卡米尔和埃米动手拦卡米埃早就上天堂了。
啊……真不是时候。
某天里老师布置了一项写自己母亲的作文,卡米埃想着埃米的样子和对自己的宠爱把埃米写的特别好。
写完后不几天卡米埃写的作文就被评了优秀并且在班上范读。
当天卡米埃得意洋洋的拿着作文本对卡米尔和埃米说着:“爸爸妈妈你看!我作文老师给我评了优秀哎!”
埃米欣喜的拿起的作文读着,不得不说这孩子真会太会夸人了。
“小埃写的真棒!”埃米惊喜的给卡米埃竖了个大拇指,卡米埃满怀期待的看向卡米尔只见卡米尔嘲讽一笑给卡米埃了一个中指。
为什么要夸他啊!他都快把家拆了。
又一次老师要让同学们写我的爸爸,卡米埃将作文交上去后老师都震惊了。
“卡米埃啊……真是个可怜的孩子。”
“你妈妈一定很辛苦。”
当天卡米尔去接卡米埃正好碰上了老师,看到卡米尔的那一刻老师都震惊了。
“卡米埃不是说……”
卡米尔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卡米埃,只见老师将作文本递给了卡米尔卡米尔看后脸瞬间就黑了。
作文上只写了短短五个字:“我爸爸死了。”
老师注意到卡米尔遍布的杀气赶紧丢下这么一句话就溜了:“是卡米埃的爸爸是吧?这孩子太调皮了回家还好教育一下吧……”
“卡——米——埃——”卡米尔用凶狠的眼神等着卡米埃,这个时候出来买芒果的埃米赶紧上去护住了卡米埃——不然就要上演谋害亲生骨肉了!
“埃米,你看看他写的作文!你还护着他!”卡米尔将写着五个字的作文递给了埃米,埃米看了后笑了。
“小孩子不懂事嘛!卡米埃,不许再胡写了爸爸都生气了。”埃米的语气一点没有告诫的意思,卡米尔看在媳妇的面还是忍了。
还有一天里是卡米尔和埃米的结婚纪念日,卡米尔和埃米订了一个小蛋糕庆祝。回到家卡米埃好奇的看着那蛋糕盒子满眼放光,蛋糕刚打开卡米尔就被卡米埃糊了一脸蛋糕。
卡米埃只是开玩笑,他并不知道蛋糕是卡米尔的逆鳞。蛋糕就这样被卡米埃毁了而且糊了卡米尔一脸,卡米尔气的都要黑化了……
“说吧小哔崽子你想怎么死?”卡米尔一脸都是蛋糕却仍然能看到那充满杀气的眼神。
埃米感觉到一次不妙,卡米尔发起狠来亲生骨肉都不带放过的……
“卡米尔,冷静!冷静!”
“小哔崽子我忍你很久了!今天非得收拾死你不可!”
“会出人命的!”
“还我蛋糕!”

评论(4)

热度(36)